第五百五十六章 裴邱献玺

作者:三戒大师
    皇甫珂毕竟还是嫩了,难免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但陆云却能从皇甫丕显的行为中,品出些滋味来——这位大宗师是在磨砺皇甫家的骨干,增益其所不能,以免一欸天下有事,皇甫阀没有可用之才。

    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在这个年代,各阀仅在自己的封地中,便可以随随便便征召起十几二十万的军队来。但如果没有各级军官做骨干,这些乌合之众很难真正形成战斗力,人数再多也不过是待宰的羔羊罢了。

    所以各阀都十分重视栽培各自子弟部曲,就是为了一旦有事能马上以他们为骨干,组建起一支强大的军队来,这甚至攸关胜败。

    但十一年前的大变中,皇甫家的将领被尽数屠戮,自此人才凋零、元气大伤,一直被认为是羸弱不堪、毫无未来的了。就连陆云对他们也没抱多大希望,但今天看到皇甫丕显身为大宗师,却还在不遗余力的磨砺着宗室子弟。

    陆云忽然觉得,说不定皇甫家还有一丝希望呢。所以他下定决心,要好好观察一下千牛卫和羽林卫的状况,然后和他们打成一片,看看能不能为我所用。

    陆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从当天开始,他便住在了值房中,日夜陪着千牛备身巡逻宫禁,抽空还将衙门的长史参军等人叫到跟前,详细询问千牛卫的印发、勾稽、勋阶、考课、禄俸、甲仗等事,又对照着账7册,将府库中的各项物资兵甲,以及御仗之物全都清点盘查一番。

    结果让陆云倒吸口冷气,府库中的物资兵甲非但没有缺损,反而数倍于账面记载,可以瞬间武装万人以上。这还只是千牛卫的府库,羽林卫那边是什么情形,似乎也可想而知了。

    这些都是他的分内之事,皇甫丕显倒也没有阻拦,只是让人盯紧了这位专爱惹是生非的陆大公子,以防他惹事生非。

    。

    不知不觉到了四月,这天陆云又陪着皇甫珪,率队在宫中巡逻。

    “大人来了半个月,那真是兢兢业业,可大将军还不给你派差使,”左右没外人,皇甫珪说话也很是随便。“兄弟们真替你鸣不平。”

    “少说两句,让大将军听去,一个非议上官,二十军棍。一个当值喧哗,又是二十军棍……”陆云手握着千牛刀的刀柄,昂首阔步走在队伍一旁。

    “不怕,我这腚都被打出老茧了……”皇甫珪嘴硬道:“不过兄弟们都在猜,大人什么时候会忍不了大将军?”

    “我有什么忍不了的?反正他又没权力打我屁股。”陆云淡淡一笑道:“你们想让我顶缸,怕是要失望了。”

    “大人,你不能这样啊……”皇甫珪苦着脸道:“兄弟们盼星星、盼月亮才把你盼来。可你这位混世的魔王,怎么一入宫就成了小绵羊?”

    “那说明你们之前误会我了。”陆云一边笑着答一句,一边转头四处扫视。

    忽然,他看到一个紫袍老者,在小黄门的引领下,从长乐门进来,正往长乐殿行去。

    “那不是汾阳郡王吗?”皇甫珪张望着远处,待老者进去长乐殿的大门,才一脸奇怪道:“这不朝不会的,他单独觐见干什么?”

    “当然是有事了,当好你的差。”陆云心中一动,约莫猜到裴邱应该是为了裴阀阀主易位之事而来。

    去年冬天,京中便有传闻,裴邱要将阀主位子让给幺弟裴都。今春以来,裴阀的一系列动作,也印证了这一传闻。如今,裴郊已经坐稳了镇北大将军的位子,裴都也彻底掌握了京营,在裴阀之中更是已经直接发号施令数月之久。现在裴邱提出让裴都接班,可谓水到渠成,不会引起任何动荡。

    单从这一点看,裴阀就比陆阀强太多了。

    。

    长乐殿中,陆云猜得没错,至少猜对了一半……

    只见白发苍苍的裴邱,跪在初始帝御前,语气诚恳道:“为臣老病久矣,数年前便深感力不从心,只是陛下几番慰留,这才勉强坚持到如今。但今年,老臣的身体和精力更加不济,若是还强撑下去,只会误了陛下的大事。年前,陆尚已然致仕,老臣想来陛下当一视同仁,不会再强留老臣了?”

    说着他深深跪附下去,以额触地道:“恳请陛下恩准老臣告老还乡,归隐泉下,以度残年。”

    “唉,老郡王啊,你就舍得丢下寡人不管?”初始帝虽然巴不得裴邱早点滚蛋,却也只能按照套路慰留道:“大玄离不开老郡王,寡人说什么也不能放你走。你要是觉着力不从心,那寡人可免了你的常朝,平日可在家休养,有大事时再进宫与寡人商议,你看这样好不好哇?”

    “陛下对老臣恩重如山,老臣虽肝脑涂地,也无以为报啊……”裴邱感动的热泪盈眶,从怀中缓缓摸出一样事物,高高举过头顶,嘶声道:“唯有以此物敬献陛下,以表我裴家对陛下与大玄的忠心不二!”

    “哦……”见汾阳郡王居然不按套路来,初始帝不由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示意杜晦呈上此物。

    杜晦赶忙拿个托盘过去。裴邱便神色郑重,慎之又慎的将那黄绸包裹的物什,缓缓搁在托盘之上。

    他这般作态倒是勾起了初始帝的兴致,心说也不知里头装的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居然让裴邱如此小心?

    这时,杜晦双膝跪地,将托盘呈到了初始帝面前。

    初始帝呵呵一笑道:“寡人是不是该净个手,再打开此物啊?”

    “还是陛下考虑周全。”只听裴邱沉声说道。

    “哦?”初始帝伸手摸在那东西上,隔着层黄绸也能感受到那是一方玉质的印玺。皇甫彧的心忽然漏跳了一拍,他马上收回手,沉声吩咐杜晦道:“屏退左右,关上殿门……”顿一顿,初始帝又补充一句道:“再打盆水来,寡人要净手。”

    “是。”杜晦马上照办。不一会儿,大殿中只剩下初始帝和裴邱两个,杜晦在门口守门。

    初始帝洗干净手,轻轻扯开了黄绸的一角。

    一方纽交五龙的蓝田玉玺便蓦然出现在他的眼前。7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