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问罪(一)

作者:千年书一桐
    朱氏见温嬷嬷把她这几年做的孽一一说出来,顿时瘫倒在地了。

    这一次,她考虑的不是合离或休妻的问题,而是牢狱之灾。

    李琮见朱氏一脸死灰地瘫倒在地,瞥了她一眼,没着急发落她,而是审起了马氏。

    马氏这边倒还好,她只做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那就是当年和朱氏一起联手算计颜彦退亲并暗示她自尽,后期她倒是有悔改之意。

    还有,她说她确实不清楚颜彧会针对陆衿下手,否则她肯定会拦住王妈妈的。

    不过马氏说到这件事时,温嬷嬷补充了一件事,说陆衿之所以会受到惊吓,是因为朱氏回去后命她做了一个小人,上面写有陆衿的生辰八字,然后用针扎了小半个时辰。

    而朱氏也是见那天皇上居然驾临了陆衿的周岁宴,联想起皇上送的那枚龙佩,朱氏又忌又恨的,怕万一将来陆衿真的进宫坐上那个位置会威胁到她儿子孙子的地位,所以才想在背后做点手脚。

    幸好陆衿有这一枚龙佩护体,损伤不大,再加上颜彦聪明,知道找几个经年的老人看看,及时发现孩子受了惊悸,及时把她的魂喊了回来。

    “启禀皇上,臣妇有话要说,她们一个个明知道皇上送了一枚龙佩给衿娘当护身符,为的就是怕有人不开眼会对孩子下手,可她们为了一己私利,依然藐视皇权,依然罔顾人伦道德和亲情,我想知道,如此丧尽天良之人凭什么还能高居一品诰命夫人,凭什么可以任意践踏大周的律法,凭什么可以凌驾于皇权之上?”颜彦扶着太子妃跪了下去,正式问道。

    “来人,褫夺镇国公夫人陆朱氏之一品诰命封号,褫夺陆颜氏镇国公世子夫人称号,贬为庶人,押入刑部大牢,等候裁决。”李琮也恼了,快刀斩乱麻地说道。

    至于剩下的周婉、秋棠、温嬷嬷之流,一律问斩,三日后公开行刑,以震世人。

    还有马氏,因着她后期确实没有跟着继续作恶,李琮没发落她,交给颜芃自行处置。

    “启禀皇上,所有的罪孽皆因臣而起,臣才是那个罪恶之源,倘若当初臣没有看上彧儿,没有对彧儿三心二意,她断不会去害人,还有贵妾周氏,她本是一个清白的官家之女,也因为臣的贪念把她纳到身边,后又成为母亲和妻子之间的棋子,说白了,她和彧儿都是受了臣母亲的挑拨所以才交恶的。且周氏是一个孕妇,能不能请皇上开恩,待她把孩子生下来再发落她,至于我母亲和彧儿那,也请皇上开恩,饶她们一条生路,臣愿意带着她们离开京城,做一个普通的平民女子。”陆鸣磕头求情道。

    “哼,知道你是罪恶之源就好,若不是看在你的战功上,朕一并把你贬为庶民。”李琮说完起身,喊了一声:“来人,拟旨,传镇国公陆端火速回京。”

    “皇上,皇上,我也是您的表侄女啊,我父亲也有战功的,还请皇上看在我祖母的份上,太后,太后,您老人家也不管彧儿了吗?彧儿也是您的亲人啊。。。”颜彧爬到太后的凤椅前,抱着太后的腿呜呜哭了起来。

    “孩子,不是我不管你,是你错的太多了。我不能一而再地包庇你,彦儿有句话说的对,自己选的路,自己走,没人能一直替你扛。”太后看着眼前这张泪眼,的确闪过一丝心疼,可转而一想,颜彧连一岁的孩子都敢下手,她又歇了怜悯之意。

    “可是太后,这条路并不是我自己选的啊,是他们逼我的,我儿子都被她们害成痴傻儿了,对,我儿子,我儿子还这么小,又是个痴傻儿,他不能没有亲娘啊,太后,宽恕我这一次,求您了,太后,没有我,他肯定会死的,太后。。。”

    这话把太后打动了。

    一个痴傻儿,若是没有亲娘护着,还能长大吗?

    再则,那两个女孩子也不大,交给丫鬟奶娘能放心?

    这么一转念,太后又心软了。

    颜芃见此,走到颜彦身边,欲言又止的,颜彦也不吱声,就这么看着颜芃。

    “孩子,叔叔对不住你,叔叔原本没有脸求你,可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你也知道,是个痴傻儿,若没有亲娘护着,只怕难以长大,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个人,是一条命,我不求你放过你妹妹,我愿意把她名下的嫁妆私产全部送给你,我只想给她一座庄子,让她带着袆哥儿在庄子里度过余生,余生我绝对不会再让她出现在你面前,更不会再让她出来祸害你。”颜芃说完伸手想摸摸颜彦的头,临了又缩回来。

    颜彦见他这样,回想起他对原主一路的呵护,眼泪终究也没忍住,“二叔,你想怎么做就做。”

    不管怎么说,颜彧被圈禁在一座庄子里陪着她的傻儿子,也算是受到了惩罚,而且这种日子对她来说,应该是比死还难过的。

    “好孩子,二叔对不住你,你是个好孩子,难怪你会有福报。”颜芃忍不住抱着颜彦呜呜哭了起来。

    不过很快他松开了颜彦,走到太后面前也跪了下去,“太后,皇上,说到错,是臣的错,是臣教女无方,臣恳请皇上给臣一个薄面,让小女带着那个可怜的孩子去庄子里度过余生。”

    “太后,皇上,是臣妇的错,臣妇不该心生贪念,是臣妇害了我可怜的女儿,臣妇愿意去庄子里陪着女儿一起抚养这个可怜的外孙,呜呜。。。”马氏也爬到了太后面前。

    尽管皇上没有褫夺她的诰命,经过这些事情,马氏也清楚一点,她不可能留在颜府了,与其被休之后回娘家看别人脸色,还不如陪着女儿在庄子里共同抚养陆袆,彼此还能互相慰藉一下。

    “不成,我已经决定要把你送去家庙赎罪,余生,你就守着那盏青灯。”颜芃说道。

    太后看了眼儿子,随即又看向了颜彦,她是希望能由颜彦来开口说情,事情毕竟是由她而起的。

    2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