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是梦,都是梦!

作者:喻大小姐
    “啊?不是要问伯父事情吗?伯父很快就会回来的。”白汐汐脸错愕。

    薄司衍没有多余的解释,带着她直接离开。

    动作又快,步伐也快。

    那么绅士温柔的他,很少这么严肃过。

    白汐汐步伐快要跟不上,心里也愈发好奇:

    “薄先生,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嗯,有很重要的事情,你安静待在我身边就好。”薄司衍路带着她走到车边,亲自打开车门,把她塞进车里,然后自己也快速上车。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快速又带着从容不迫。

    驾驶位的乔生,也在薄司衍坐好的那秒,发动车子离开。

    白汐汐看着他们两严肃的动作,心里隐隐觉得是发生很重要的事情,不再开口多问。

    车子以疾驶的速度开到某家酒店,稳稳停在地下停车场。

    薄司衍下车,带着白汐汐和乔生径直上楼。

    整家酒店的装修富丽堂皇,奢华极致。

    白汐汐越看越觉得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直到薄司衍停在某间房间门口时,她才瞬间反应过来。

    这是帝懿的房间!

    他带她过来做什么?

    该不会是要也要把她丢给帝懿为薄小可报仇么?

    想到那两天两晚的折磨,她瞬间抵抗的道:

    “薄先生……我真的不是故意伤害薄小姐的!我不要见到帝懿,你让我走行不行?”

    薄司衍刚刚按好门铃,见到白汐汐突然慌张害怕的模样,他想起之前盛时年的话语。

    而她现在,要受到多大的伤害和影响,才会看到房间门就产生这么强烈的反应?

    他伸手落在她的肩上,轻轻安慰:

    “汐汐,别怕,有我在,帝懿伤害不到你。”

    纵然如此,白汐汐还是害怕的往后退,生怕帝懿又把她抓回去,关进那件小黑屋。

    而且薄司衍为什么要来这里?他带她来做什么?

    “卡兹……”房门在这时打开。

    穿着黑衬衣黑西裤的帝懿出现在门口,看到门口的人是薄司衍后,眉头皱:

    “薄……”

    “砰!”

    刚说了个字,个拳头就砸在他脸上。

    力道特别的重,重到他将近米九的人站不稳,直接倒在地上。

    他怒火道:

    “薄司衍!你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揍你。”薄司衍说完,上前以上位者的角度,只手抓住帝懿的衣领,另只手再次‘砰’的朝他锤下。

    力道,依然是毫不留情的。

    帝懿向来对他有所忍让,但现在的两拳,让他很是老火,眸间升起寒气。

    暗的保镖,感觉到他的怒火,也当即涌了出来。

    乔生不急不缓的道:

    “帝懿,你要清楚我们先生是什么人,不是你,以及你的人能动手的。

    另外,抛去身份地位不说,先生还是小姐的大哥,你更没有权利还手。”

    帝懿顿住。

    他忘了,薄司衍不仅是高于他的身份,还是薄小可的大哥!

    若是他想娶薄小可,必须经过他的同意,现在若是还手,以后怕是……

    “砰!”在帝懿思虑间,薄司衍再次抬手,拳拳,狠狠的捶在他的脸上。

    每下,都是毫不留情,带着浓厚的怒火。

    帝懿不敢让手下的人动手,自己更不敢,也不想还手。

    于是乎,他就那么硬生生的挨着拳头。

    不到两分钟,他的脸就块红块肿,鲜血淋漓。

    保镖们看的惊呆,大气不敢出。

    白汐汐站在门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薄司衍那么绅士尊贵的人,竟然……竟然那么残暴!

    不过,看着帝懿被拳拳的揍着,毫无反击之力,她心里觉得大快人心,特别的高兴!

    这种恶魔,就该被打死。

    “不好,主子被揍得晕死了。”保镖的声音突然响起。

    白汐汐望过去,就看到地上的帝懿,脸血肉模糊,眼睛发肿,奄奄息的毫无生命的气息。

    晕了?

    真好。

    真爽。

    好过瘾!

    ……

    ‘哗啦!’桶冰凉的冷水泼下,冷的沁骨,入心。

    白汐汐个寒颤,猛然清醒过来。

    入目的是灰暗的房间,两个冰冷的黑衣保镖。

    这……这是小黑屋!

    她怎么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

    “白小姐,看你这茫然的姿态,是又幻想到开心的事情了?怎么样?是不是比这小黑屋幸福的多?”男人冰冷的声音溢出。

    白汐汐无力的抬眸,愕然看到帝懿坐在张豪华的单人真皮沙发上,数不清的尊贵黑暗,危险可怕。

    他他他……他不是被薄司衍打的鼻青脸肿,晕死过去吗?怎么会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

    帝懿看着她呆滞的脸,高大的身姿站起,迈步走到白汐汐身边,居高临下的噙着她:

    “用这样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看来幻想恨不得把我大卸块呢。只可惜,那只不过是幻想罢了,你还待在这小黑屋,还是我的阶下囚。”

    还在小黑屋……

    还是阶下囚……

    阴狠的声音不断飘荡在白汐汐耳边,她骤然明白过来!

    原来,之前的切都是做梦,幻想。

    盛时年没有回到家发现她不在,前来救走她。

    盛伯父也没有生病,给出那样份件。

    薄司衍更没有因为知道薄小可的事情,而把帝懿揍死。

    那切,都是幻想,心间的奢望。

    关键的是,该死的真实!

    真实到那么细腻,真实到盛时年抱她,亲她时,都能感觉到他独特的温柔。

    可……

    都是假的。

    所有的切都是假的。

    白汐汐从天堂跌落至低落,心间煎熬的恨不得死去,她发疯的望着眼前的帝懿:

    “你这个疯子,你有本事杀了我,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折磨我!杀了我,你杀了我!”

    帝懿就喜欢她发疯的样子,阴险的道:

    “杀了你?那可点都不过瘾,这样看着你发疯,精神上折磨你,看起来不是更爽吗?”

    “呸!你这个恶魔!”白汐汐气的直接对着他的脸骂道。

    帝懿的脸当即黑了,抬手,把扼住她纤细的脖颈:

    “女人,你在找死。”

    他的力道毫不留情。

    白汐汐脖颈生痛,呼吸困难,她却是点也不畏惧的直视着帝懿,恨不得他杀了她。

    那样,也比现在活在幻想的折磨好!

    帝懿看着眼前的女人,那挑衅的目光,让他真恨不得杀了她!

    却在这时。

    “主子,盛总来了!保镖汇报的声音响起。喜欢大总裁,小鲜妻!请大家收藏:(om)大总裁,小鲜妻!娃更新速度最快。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