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自家老祖宗的墓也敢盗挖

作者:炒楼花
    吕涛顿了一下,原本有些涣散的眼神集中了起来“《海外东经》和《大荒东经》,便是中华民族分支的生活区,因远离民族主体聚居地,故称海外这些地区大都荒无人烟,地广人稀,属于开辟的地区,故以“大荒”称之这些到美洲、东南亚、澳洲、印度半岛、东北非、西亚开拓建国的中华支族成为“属族”,古称之为“方国”,所谓“率土之宾莫非王臣”因此,不论山经、海内海外经、大荒经,所记述的均是古中华民族先祖生活、开拓的真实记录大约在一万年左右中华先祖南下进入中南半鸟进而西亚、东北非,又稍后从中华北部西部过中亚越大漠进入西亚,这两线产生了古印度、埃及、巴比伦、亚述等文明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这几大古文明的内核如语言文字、天文历法、农耕建筑、图腾崇拜大体相近相似,原来实属一个文明体系中华上古文明之故”

    进入这里所幸的是三人一路走来,倒并没有什么险情出现,没有触动什么暗藏的机关,洞穴里面几乎是空无一物无所事事的吕涛,又想起鼎的后面是条向下的狭长坡道,坡度极陡,吕涛走过去拿出一支冷烟火扔下去,滚了许久方才到头,在冷烟火停住的地方,它的光线已经小得瞧不清楚了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这是什么通道,未免也太长了?

    吕涛拿着手电筒四处乱照,并没有现有什么异常,别说尸骸,就连动物的尸体,都没有半点他皱了皱了眉头,正想要说什么,突然,李梅拉了一下吕涛的衣服,道“好像这里就这么一个叉路口……”

    “进去看看,兴许能找个睡觉的地方,太累了,”吕涛听得明明白白,李梅拉着他的手,原本柔软细腻地手心中,早已湿漉漉的满是汗水,吕涛心中明白,她平时虽然大胆,但毕竟这个地方别无它路,原本心里就有几分恐慌,如今碰到这等诡异的情况,是惧怕吕涛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这么说算是给她安慰

    走进狭长坡道,似乎比较潮湿姐妹俩深一脚,浅一脚的跟随着向坡下走去一路上不断有渗出的水滴从他们头顶的岩石缝中滴落到头上,感觉非常冰冷而且每被滴到一次,便感觉头皮一阵麻木,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令人十分难受

    又走了大概几分钟,山洞逐渐变得开阔起来,最后形成一个足有篮球场大小地洞厅在洞厅的石壁上竟然出现了许多,亮闪闪地东西,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出一阵阵略带红色,蓝色的亮光

    在中室的中间位置,地面出现了几十盏造型各异大小不同的铜灯像似传说中一种做法地场面,其中一盏铜灯吸引了吕涛的目光

    “当户灯,”吕涛上前拿起那盏铜灯,上下翻看了一下,一眼便认出了这就是圈内朋友曾说起过地灯的“当户灯”,与圈内朋友说过的一模一样,底座是个匈奴人的形象,根铜灯上的铭文

    人啊,总是在拥有一些的时候,渴望多,而拥有了多地时候,却想要世界,人还真的是很奇怪地动物

    “当户灯?是什么意思”李雪眉头舒展了起来见吕涛一副认真地模样便出言说了一句“你既然能叫出它地名字就一定了解它”

    “当户是当时匈奴地一种官职名称”吕涛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见气氛轻松了起来也不由得笑道“据圈内朋友说这种当户灯制作于汉朝和匈奴之间矛盾异常尖锐地时期用匈奴人当做灯地底座显然是对匈奴人地一种蔑视

    但这种当户灯只限于当时地武官使用……”

    “那这天坑中地主人很可能就生活在与匈奴频繁开战地那个时期甚至是汉帝国众多北方诸侯王中抵御匈奴入侵地领之一”女人是敏锐地她们能在一些毫毛细节甚至是一瞬间地气氛中感受到其中地异样

    吕涛一直在暗中留意着李雪地表情虽然已做丈夫地他吕涛觉得自己熟悉李雪身体地每一部分比熟悉自己地身体都多但吕涛依旧喜欢看她那幅思索时地模样吕涛见李雪眉

    多了一丝阴霾就知道她心中起了心只好故意笑道“凡是都有可能只是眼前地一切太离谱了”

    “为什么?你是怀汉帝国时期,这里的人已经不存在了?”李雪的脚步有点迟疑,拉着吕涛胳膊的手也攥得紧了要把小说写下去,一定要知道这段历史这是她上午才下了很大决心决定下来的,不光是为了这本小说的写作成功,其实她也真的有很强烈的好奇心但是当真的要面对这一切的时候,李雪还是很胆怯的感觉

    “不知道,当时汉帝国众多北方诸侯王中抵御匈奴入侵的领太多,”李雪的问话让吕涛咽了口唾沫,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只有小声地嘟囔着“你这么一问,道是又多了一个重要的问”

    这段历史,李雪仿佛是第一次听说,自己的小说一直处在酝酿之中,而小说的主人公也是颇多,有商朝的,有人,这下子又出来一个与抵御匈奴入侵的领的北方诸侯王,一时没想好那一个人物近于故事的主人如今看来,倒是要把汉朝和匈奴之间的一个抵御匈奴入侵的领的事情提到议程中来了,比较切合实际然而,吕涛的最后一句话,却是吊起了她的胃口,李雪秀眉轻蹙沉思道“是什么?”

    吕涛顿了下,点上了一支烟享受般的吸了口,继续猜测道“难道川人也多次参加了大战匈奴人之战?”

    “你不是常说;历史的事情很难说得清楚的吗?如果四川人也多次参加了大战匈奴人之战,那么当时四川人最强大,最有战争力的一定是“人”你不是说历史上的“人”,是个历史悠久、英勇善战的民族从西周到明朝万历元年长达余年的时间里,他们生存、繁衍在祖国西南这片神奇古老的土地上他们曾参加过周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战,建立了战功,被封为“侯”至于这天坑中的主人会不会是北方人?古今中外,百姓永居故土,可领不一定就是当地人”李雪神色很平静的回答道有关汉代历史,李雪也曾学过女人不关心历史,并非是现代女人的一种失误,只是用它时,李雪才感觉到丝丝后悔小小的吕涛,大学都考不上,那点从街头巷尾得来的可怜的历史地理知识,却在这里成为了教授级别的大仙,处处还得以他吕涛的判断为准则但目前对于吕涛这句话,李雪倒是有些同意,原古时代的事,谁也没经历过,谁能把那段历史说的头头是道,历史就由他来改写

    “这个问题让我想想,不知道哪段历史让人说错了,”

    “吕涛,我们是不是财了”这话一出口,使李梅的脸红了,她的心却不由得一动顿时精神一振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整了下衣襟向吕涛走来走到吕涛身边,在他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李梅的话一出口,吕涛似乎这才现了李梅,脸色似是微微吃了一惊顿了一下,才神色依旧冷冰冰道“是的,我们是财了这财的太意外了”却下意识的对李梅瞟去一个犹豫而复杂的眼神虽然有所掩饰,却还是流露出了一丝轻视的神色

    “意外?什么意思?”李梅一对贼眼迅扫过后,便含笑着吕涛身子微微挪动了一下,向吕涛靠了靠手臂和吕涛的肩膀靠在了一起

    吕涛心中苦笑了起来,都说羡慕齐人之福不过,这福还真不是好享的众多古宝虽好,可又怎样能逃出这里?出不去,这些古宝只得视为一堆废铜想到这,吕涛装出一脸精神抖擞的模样,正色道“没什么,我是想说很多人为了盗取地下古董,不择手段的偷墓盗墓,甚至连自家老祖宗的墓也敢盗挖……”

    “吕涛,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占便宜还在卖夸我们来这里容易吗?那些敢盗取地下古墓的人,敢挖自家老祖宗坟的人,有多少敢来这里的?”李梅自然听懂了吕涛的这番话语气眼神却有种说不出的得意和傲慢,李梅不觉眼中轻轻露出了些鄙夷的神色

    但吕涛却是不以为然此时在李梅身上扫过时,嘴角闪过了一丝玩味般的笑容,让他不经意间露出了些许深沉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