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不能说的秘密

作者:鲸蓝旧事
    蓝思恬看向蒋猛,冲他打眼色,示意他替自己说话,结果蒋猛只地看了他一眼,就默默地撇开了脸。

    自己眼瞎,怪不得别人。

    蓝色恬没办法,谢茂衍更不可能帮他,他不削他就算是好的了,刚刚他好像还骂了谢茂衍是人渣来的,虽然他其实是帮程恩妮骂的,但这也不行,谢茂衍他不是啊,是他自己没认出人来。

    “嫂子……”蓝思恬可怜巴巴地看向程恩妮。

    程恩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你没有这么丑的嫂子。”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什么就祸从口出,就是他这样的,他这双眼睛可以不要了!

    蓝思恬心里苦得很,“嫂子,怪我眼拙,别生气哈,我给你赔罪。”

    “我是坏女人。”程恩妮心里憋着笑,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蓝思恬眼泪都要出来了,心里直呼完蛋了,再看谢茂衍冰冷的脸色,蓝思恬恨不得抽自己几眼刮子,什么眼神!“嫂子,只要你不生气,随你怎么罚我,我认。”

    “不敢不敢,给我钱吧,收了钱我立马滚。”程恩妮故作伤心地说。

    “……”这会蓝思恬真是想要自打嘴巴了,还让人滚,他眼晴长在脸上是摆看的吗?嘴长在脸上是得罪人的吗?

    “不不不,嫂子,你听我解释……”

    “改主意了?说话不算话,不想给钱也要让我滚了?”

    “没有没有,没这意思。”蓝思恬都快滑地上去了,“钱给,您好好呆着,我滚,我滚!”

    蓝思恬说完,发现程恩妮笑倒在谢茂衍的怀里,谢茂衍和蒋猛脸上都带着笑意,这才知道,程恩妮根本就没跟他生气。

    “……”蓝思恬,他好委屈!

    程恩妮好不容易笑完,赶紧跟一脸憋屈的蓝思恬道歉,“对不起,但谁叫你没认出我来的。”

    蓝思恬心里刚得到一点安慰,就听谢茂衍阻止程恩妮,“不必跟他道歉,他该的!”

    蒋猛忍了好一阵了,到这里终于是没忍住,噗哧一声音笑出来,蓝思恬气得连瞪了他好几眼。

    ……

    有蓝思恬这个活宝在,程恩妮的心情好了不少,但很快沉重又重新压上心头。

    知道于杨和程欢都在谢令君手里,程恩妮安心的同时,又有些忧心,程欢重生的秘密肯定是保不住了,她还有利用价值,可于杨呢,谢令君会善待他吗?

    从蒋猛这里知道消息后,程恩妮跟在程小叔那边的陈虹和于父通了电话,知道已经确定了于杨的位置,开始陈虹还很着急地要过来,但不知道于父劝了她什么,她赶紧改了口。

    “恩妮啊,干妈听你了,在这里等你啊,不给你添乱。”这话陈虹是带着哭腔说的。

    程恩妮有些心酸,她甚至已经开始后悔,当初就不应该跟陈虹一家走得太近,让于杨认清程欢这个人就有了,这样也不会把她们牵扯到麻烦当中。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程恩妮只能安慰陈虹,“放心吧干妈,我一定会把于杨哥好好带回来的。”

    “好好好,干妈等你的好消息啊,干妈不着急的,你们稍快点就行。”

    “嗯。”

    于杨被谢令君具体关在哪里还需要再确定,程恩妮再心焦,也只能在家里等消息。

    晚上简单地吃过后,谢茂衍就跟蒋猛出门了,蓝思恬作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留下来陪程恩妮。

    不用出门,程恩妮就卸了妆,蓝思恬左打量右打量程恩妮,怎么想怎么觉得神奇,明明人还是同一个人,不过是做出一些小的改变,看上去就完全不一样起来。

    说句实在话,程恩妮取下假发,蓝思恬还是没把她和原来的她对不号,直到把妆全部卸完,他才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女人真可怕!”蓝思恬由衷表示。

    程恩妮一脸你怎么这么没见过世面的表情,“这有什么可怕的,我又不是四五十岁化成十七八岁的样子。”

    “……”蓝思恬。

    原来女人化妆还能这样吗?四五十岁化成十七八!不知道为什么,蓝思恬立马想到自己以前那些女伴,可以肯定的是,他见到她们的时候都是带妆的。

    他一直以为她们就长那样!

    那卸妆以后呢?

    想到某些可能,蓝思恬忍不住瑟瑟发抖。

    这间房子面积不算小,但卧室只有两间,蒋猛是主人,本来蒋猛是要把主卧让出来的,但程恩妮没同意,客随主便,怎么好意思占主人的床。

    收拾完后,看了会电视,程恩妮便回屋睡去了,蓝思恬则在客厅研究程恩妮的化妆品。

    他突然对这些玩意,涌起来了浓厚和兴趣。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窝里突然钻进来一股凉气,然后一个天然暖炉进到被子里来,程恩妮动了动,人就往那边依了过去,“怎么这时候才回来?”

    谢茂衍把人揽进怀里,“多跑了几个地方,还早,你继续睡。”

    “我有话要跟你说的。”程恩妮迷迷糊糊的,倒是记得睡前自己心里琢磨了很久,准备要把自己的秘密说给谢茂衍听。

    声音迷糊拖长,像是在嘟囔撒娇,谢茂衍很受用,但他也知道程恩妮的习惯,如果中途醒了,想再入睡会有些困难。

    谢茂衍大手轻轻抚过程恩妮的后脑勺,“不急在这一会,明天再说,睡吧。”

    “……”程恩妮嗯了一声,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程恩妮醒来时,谢茂衍人已经不在床上了,出门一看,谢茂衍跟蒋猛坐在沙发上神情严肃地在讨论什么,沙发角落里,蓝思恬在于程恩妮的化妆品。

    程恩妮,“……”

    蓝思恬对谢茂衍和蒋猛谈论的话题没有兴趣,他们说到的名字他一个也不知道,但他对程恩妮这些化妆品很感兴趣,他觉得这里头有很大的商机。

    这世上,哪有女人是不爱美的,甚至男人也爱美着呢,昨天程恩妮简单地给他说了用法,他晚上试了下,确实能遮掉脸上难看的印子,均匀肤色。

    这对第一次知道并了解化妆品用途的蓝思恬来说,简直就是神迹。

    国外化妆十分普遍,但国内可不多见,大家还是以朴素为美的,由此可见,这样的市场空白有多大。

    “嫂子,咱们一起做这行,你觉得怎么样?”蓝思恬看中了程恩妮那一手在他看来神乎其神的化妆技术。

    程恩妮懂化妆品会化妆有钱,他有钱有人脉,开生产化妆品来卖,前景可期啊!

    “我只会用,对化妆品一点也不懂,你还是找别人吧。”程恩妮对做吃的,对服装方面,不说精通,但总归是有自信的,但对化妆品可没有。

    要知道她可是连色号都不能完全分不清楚的女人。

    而且现在于杨的事还没有准确的消息,她哪里来的心情跟蓝思恬谈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懂没关系,会用就够了。”蓝思恬已经在脑子里琢磨起前期的投入,工厂要建在哪里更好,生产线找谁牵线去买合适,最好他亲自去国外考查。

    至于程恩妮现在没心情谈,那也没什么关系,把事情解决不就好了。

    为了美好的未来,蓝思恬干脆地放下化妆品,坐到蒋猛身边去,都说了他有人脉了,说不定他们有能用得上他的地方呢。

    见他们在聊,程恩妮也没有着急去问情况,她去厨房看了眼,见冰箱里有些简单的存货,便洗了手在厨房里忙活开来。

    等谢茂衍那边聊得差不多,餐桌上也已经摆好了早餐,“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谢茂衍第一时间喊停,起身去了程恩妮那里,蓝思恬速度也很快,他是吃过程恩妮做饭的,非常好吃,他至今都有些念念不忘。

    要他说啊,程恩妮就不应该做服装那么劳心费力的东西,去京市开个私房菜馆,照样能够日进斗金。

    蒋猛慢了半拍过去,他这是第一次见到程恩妮本来的样子,不得不说,昨天程恩妮的形象跟现在比起来,确实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也难怪蓝思恬那么坚定地认为谢茂衍出轨了。

    “老猛别发呆了,快来吃,我跟你讲,嫂子比福祥源的师傅手艺还好!”蓝思恬已经做到饭桌上了。

    蒋猛笑着走过去,“福祥源的师傅做菜本来就更注意看相,口味虽然也不错,但高高在上,没有家常味道,算不上十足美味,是你人傻钱多,总爱往那里跑。”

    长得漂亮的女人,会下厨的没几个,蒋猛对程恩妮的手艺并没有什么期待。

    结果吃到嘴里才发现,程恩妮手艺是真的很好,砂锅粥米香浓郁,桌上炒了几个下粥菜,也十分爽口下饭,他都有些怀疑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他冰箱里的食材做出来的。

    他重金请的做饭阿姨,除拿手菜外,别的菜可都没有这么好吃。

    饭桌上,蒋猛是食不言,蓝思恬倒是想说话,但没人跟他说,谢茂衍则一边吃自己的,一边照顾程恩妮,顺便再跟她讲他们昨天的进展。

    听到已经大概确定于杨的位置,人也安全无事,程恩妮悬着的心放下大半。

    但是,“会不会太过顺利了一些,我总觉得,这是谢茂衍请君入瓮的计谋。”

    “是这样,但人总是要救的。”谢茂衍说。

    程恩妮叹了口气,眉头未展,总觉得这一次,刀怕是会凶多吉少,谢令君手上的筹码太多,人在暗处,他们什么都没有,一切行动都受到谢令君的牵制。

    “别担心。”谢茂衍见程恩妮愁眉不展,放下筷子,伸手握住程恩妮的手。

    “……”蓝思恬,蒋猛。

    莫名觉得碗里的饭它不香了,菜也没滋没味了起来。

    早饭吃完,蒋猛就跟自告奋勇要帮忙的蓝思恬出了门,谢茂衍和程恩妮晚一点再出去跟他们汇合,因为程恩妮有重要的话要跟谢茂衍讲。

    等人走了,房间里重新变得安静起来,谢茂衍端来冲好的咖啡,在程恩妮身边坐下。

    程恩妮其实已经酝酿了有一会的情绪了,等谢茂衍坐下,程恩妮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情绪稳定地跟谢茂衍说起她和程欢的际遇。

    “有件事我想要跟你说,我其实……啊!”但事实并没有如程恩妮所料,明明酝酿了那么久,但当她准备诉诸如口时,大脑仿佛被雷劈了一下,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谢茂衍吓了一大跳,赶紧扶住抱着脑袋痛呼的程恩妮,“恩妮,恩妮,别吓我。”

    这一劈,威力实在是巨大,程恩妮久久没有缓过神来,谢茂衍吓了个够呛,抱着程恩妮就要去医院。

    程恩妮想说不用,但她根本没有力气开口。

    然而到了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拿着检查报告,只说程恩妮头痛是她的心理作用,检查结果一切正常。

    从医院出来,程恩妮还是脸色苍白,她靠在车座椅上,满脸茫然。

    难道真的是她的心理作用?

    可是她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什么样的心理作用,会让她脑部剧烈疼痛,一瞬间记忆好像被抽空,整个人一片空白?

    还是说,重生的事不能向任何人提及?

    程恩妮想不明白,她扭头看了谢茂衍一眼,谢茂衍刚刚在医院发了一通脾气,现在正要带她去另外的医院。

    “阿衍,我没事。”程恩妮轻声道。

    谢茂衍看了程恩妮一眼,明明眉眼焦躁得很,但语气却是压抑的温柔,“这个医院的医生不行,设备也差,咱们去别的医院看看,你别说话,好好休息,一会就到了。”

    程恩妮呼痛的那一瞬间,谢茂衍的心也跟着巨痛了一下,仿佛立马要失去程恩妮的心情实在是太过于强烈,现在谢茂衍心慌得厉害。

    看着谢茂衍这个样子,程恩妮眼晴莫名发酸,“我没事,你别生气,别着急。”

    现在谢茂衍的状态有点不对,程恩妮很担心。

    沉默了片刻,谢茂衍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好,我不着急。”

    他确实不能着急,狂躁愤怒起来的样子一定会吓到程恩妮,他不能着急。

    缓了一会后,谢茂衍才重新发动汽车,“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如果实在没问题,我们再回去。”

    “好。”
麻将技巧口诀 快乐赛车计划规律 福建22选5 快乐赛车网址 青海十一选五 山西11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浙江二十选五今天开奖了吗 广广东11选5走势 达慧投资配资 黑龙江11选5 大类配资 篮球巨星 吉林时时彩 河北11选5基本走 湖北十一选五 今天3d试机号金码 快乐双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