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未知分类 >> 134、第一百三十四章(书号:220228

134、第一百三十四章

作者:扶风琉璃
    庄衡一脸挫败:“亏我演戏演得那么卖力,原来你早就认出来了。”

    萧琅笑了一声,将捂在怀里热气腾腾的饼拿出来递给他:“我又不傻,躺在榻上的人一动不动,气息都没有,这世上能轻易伤你的人怕是难找。”

    庄衡虽然武力值不行,但金手指那么逆天,随便碰到什么危险只要往空间里一躲就行,就连藏身在不知哪个旮旯窝的黑雾都不敢碰他,的确算得上难逢敌手。

    既然已经被识破,庄衡也就不再装模作样,他变回自己原来的模样,接过饼,分一半给他:“就算你猜到床上的是复制体,那也有可能是我金蝉脱壳遛了嘛,你怎么猜到美女是我的?”

    萧琅抬手摸上他眼角:“或许是你看我的眼神,或许是其他,我也说不清楚,只是直觉告诉我眼前的人就是你。”

    庄衡莫名有点脸热,垂眼啃饼:“哦。”

    萧琅看着他,好奇问道:“你是又解锁什么新功能了?”

    庄衡轻咳一声:“啊……就易容术。”

    萧琅挑眉:“你刚刚是易容术?”

    庄衡:“咳……变身术。”

    萧琅狐疑地看着他:“不止吧?”

    庄衡:“……”

    你这么敏锐干神马?

    萧琅笑了笑,给他擦掉嘴边的碎屑:“我相信我们之间是有灵犀的,你变成女子也好男子也罢,相貌再怎么变,我都能认出来。”

    庄衡心里顿时感动得稀里哗啦。

    萧琅接着道:“哪怕你变成猪,变成羊,变成兔……我也会有所感应。”

    庄衡:“……”

    感动什么感动?有大饼好吃吗?掀桌!

    ai惊呼:[哇!弟弟不得了了现在!越来越会逗你了!]

    庄衡:[我反省,都是我惯的。]

    ai:[……]

    萧琅将半块饼吃完,蹲到庄衡面前,一脸期待地看着他:“鹤鹤……”

    庄衡跟他对视,将手里没吃完的饼送到他嘴边:“没饱?”

    “饱了。”萧琅道,“你变只猫给我看看。”

    庄衡:“……”

    萧琅殷切地看着他:“你变成猫一定很可爱,我想……”

    庄衡飞快地将饼往他嘴里一塞:“不,你不想。”

    萧琅将饼拿开:“我想摸……”

    庄衡捂住他的嘴:“不,你不想摸。”

    萧琅在他掌心亲了亲,将他的手扒开:“那我不摸,就看看。”

    庄衡换另一只手捂:“不,你不想看。”

    萧琅又亲一口,干脆将他两只手别到他身后,不无委屈道:“你都给大宝二宝看了,却不给我看……”

    庄衡有点受不了:“别撒娇。”

    萧琅凑过去亲他:“给我看看。”

    “不给。”

    萧琅还想再逗他,忽然顿住。

    庄衡见他神色有异,忙问:“怎么了?”

    萧琅道:“外面有动静,马蹄声,很急。”

    庄衡侧耳倾听。

    凉国是不准百姓夜里在街上随意走动的,官差也不可以半夜纵马,除非有特殊情况,而自从兵权交接给朝廷以后,这里对官差的管束更加严格,半夜响起很急的马蹄声绝对不寻常。

    庄衡耳力不如萧琅,一开始没听到什么声音,但很快也听到了,惊讶道:“这是往南城门方向去的吧?”

    萧琅点点头:“我还听到有人在说,要尽快赶往王城。”

    庄衡知道他不放心,立刻站起来整整衣服:“走,我们去看看。”

    两人把孩子安顿在空间里,随后瞬移到城门口,躲在隐蔽处等了片刻,看见有两个小兵从城门口出来,出城时举着凉公的令牌,只道有急事,并没有详细说,城门口的人看到凉公令牌也不敢多问,立刻放行。

    两人没听到有价值的消息,又直奔凉公府邸。

    凉公这会儿正准备去歇息,忽然听见门上传消息说有客来访,不禁诧异道:“大半夜的,谁会过来?”

    “说是,从王城来的。”

    “王城来的就可以半夜在外面瞎晃悠?无法无天!给我……”凉公顿了顿,忽然换了温和些的语气,“给我把人请进来。”

    下人:“……”

    没多久,萧琅与庄衡并肩走进来,凉公虽然心里猜到是他们俩,可真正看到人还是有些吃惊,忙大步迎上去。

    匆匆过了一遍礼数,君臣落座,萧琅开门见山:“凉国可是出了什么事?”

    凉公道:“凉国倒是没出事,出事的是北戎族。”

    萧琅有些诧异:“北戎上回败北,戎王身负重伤命悬一线,难道是他们戎王咽气后底下儿子们为争夺王位打起来了?这于我们倒是个好消息……”

    只是再好的消息也不至于大半夜就着急火燎地派人往王城赶。

    萧琅话刚说完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测:“不对……”

    凉公摇摇头:“他们老戎王并没有死,不光没死,还生龙活虎地下地了,臣觉得此事有蹊跷,心里总不大安稳,便叫人去王城送信,北戎为虎狼之患,我们怕是要提前增加兵力做好准备。”

    北戎与中原人在相貌上差异很大,萧琅曾数次在那里安插眼线,人都是一露面就被认了出来,别说完成任务,命都险些丢在异乡,而且北戎水源少,虽然牧民逐水而居,但也只是外围靠着一大片水域,不像中原江河湖海样样俱全,没有四通八达的水路,暗城的人也无用武之地,因此朝廷对北戎所掌握的消息一直都很模糊。

    倒是凉国身处北地,能找到一些人冒充北戎族混入其中,能知道朝廷所不知道的消息倒也不奇怪。

    萧琅问道:“那你可知,老戎王是如何恢复的?”

    凉公“啧”了一声:“这可就邪门儿了,臣也不清楚,只知道他们前一天还打算办丧事呢,第二天老戎王就活过来了。”

    萧琅与庄衡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差不多的猜测。

    凉公疑惑道:“怎么?陛下知道是怎么回事?”

    萧琅蹙眉:“可能是有他人冒充。”

    凉公不解地摇头:“老戎王相貌一点都没变,谁能有如此出神入化的易容功夫?再说他儿子们都紧盯着呢,但凡有一点异常,他们举刀把冒充者砍了也是有可能的,绝不会是现在这么风平浪静甚至喜气洋洋的模样。”

    “还是有可能的。”萧琅笑了笑,说着便站起身,“我与仙君过去看看,你的人可以叫回来了,仙君有法子传消息回王城。”

    两人辞别凉公,庄衡立刻将消息传回王宫,之后与萧琅一起离开中原往北戎方向行进。

    庄衡的产品还没往北戎卖过,想要靠定位实现瞬移是不可能的了,只能从空间里叫一只鹤出来帮忙,鹤的飞行速度很快,尽快赶到目的地之后可以挑个安全的地方扔下一样从空间里带出去的不起眼的小东西,这样庄衡同样可以定位过去,只是稍微花些时间。

    两人提前准备了马车,没多久就到了北戎族聚居区,到那儿之后将马车从空间里取出来,像模像样地摆上精细米面与玻璃杯等稀罕货物,装作是从远方来的商人,在大帐间四处穿梭,假借买东西为名,暗地里悄悄观察。

    中原人与北戎人有着明显的体型诧异,庄衡又不懂化妆,只能给萧琅贴上假胡子抹点锅灰再换上剪得破破烂烂的衣服,让他假扮成赶车的马夫,庄衡自己倒是很方便易容,他用一键换装将自己变成欧洲人的模样,照照镜子挺像那么回事。

    他对ai吐槽:[可惜了,一键换装为什么只能我自己用?不能跟别人分享吗?你看好的a,谁没有分享功能?谁没有赠送好友的服务?]

    ai连声附和:[嗯嗯嗯,主人说得对!我用小本本记下,马上跟我们平台反馈!]

    庄衡有些惊讶:[你们平台还接受用户反馈呢?早知道我早点提了,我这里还有几点想法……]

    ai:[就听听,不一定接受。]

    庄衡:[……]

    两个小家伙趴在车窗上,一会儿看看外面的异域风景,一会儿看看里面换装后忙着整理衣服的爹爹,四只圆溜溜的大眼珠写满好奇。

    庄衡摸摸他们头上软乎乎的毛,哄他们去空间里和大老虎玩,两个小家伙虽然对外面的世界好奇,但这会儿也有点累了,难得没有闹腾,乖乖随爹爹进了空间。

    安顿好孩子,庄衡从空间里出来,在萧琅肩上拍拍:“马夫,赶马,我要去卖货了。”

    萧琅道:“你不应该说异族语吗?”

    庄衡:“那不是怕你听不懂嘛!”

    萧琅笑了一声,乖乖去前面赶马:“多亏你能干,若没有你,我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有拖家带口深入虎穴的那天。”

    北戎族分部落聚居,因地广人稀,每户人家的大帐之间都隔着一段距离,夫夫俩冒充行商,尽管萧琅是中原人的长相,但庄衡的欧洲面孔很有说服力,再加上他有语言金手指,能听得懂北戎族的话,又假装听不懂,连英语带比划地和人家交流,没人怀疑他们是从中原来的探子。

    两人一路走一路往王帐方向找去,没多久就卖光马车上的东西,眼看王帐也近在眼前了。

    庄衡将马车收进空间,对ai道:[车上换来的牛羊肉可都是正宗好货,你帮我收进仓库冷冻起来。]

    ai:[嗯嗯,主人放心!]

    庄衡问:[大宝二宝没闹吧?]

    ai:[没有呢,主人,老虎带他们到处逛,他们玩得可开心了,饿了还知道自己去仓库找东西吃,我一直看着呢,没让他们瞎吃东西,主人放心!]

    庄衡看看天色,这时候茫茫原野已经黑透,只有王帐里灯火透出的光亮,映照出四周巡逻的影子,王帐里有人在饮酒说笑,气氛很高,与他们这一路探听来的消息差不多,老戎王确实“起死回生”了,这种奇迹在北戎族的族民眼里就是神迹,几乎所有人都在跪拜他们信仰的神明,老戎王的儿子们也安分了许多。

    拥有狼子野心的敌人一夜间变得这么团结,对大禛子民来说必然是极大的威胁,而庄衡与萧琅之所以单独来这里,并不仅仅是因为这样的威胁,更因为老戎王的可疑。

    庄衡搓搓手,心情有点激动:“没想到我的一键换装还有用武之地!”

    萧琅握住他的手:“不要大意轻敌,若老戎王真是黑雾变的,他警惕性必然很高,说不定也有办法辨认出你,你小心些,一有不对立刻进入空间躲避。”

    庄衡点点头:“你放心,我要过去了,你赶紧进空间。”

    萧琅不可能放心,但自己确实目标太显眼,不适合再往前走了,他道:“你将直播打开,这样我在放映室里可以看清里面的情形。”

    庄衡觉得他这个提议不错,不光能让他看到,还能让ai调整摄像头的角度,全方位观察监控四周环境,等于自己多了双眼睛。

    他立刻让ai打开直播,同时熟练地调出一键换装的控制面板,点击他们在路上早就商量好的物种选项——昆虫,挑了个体型最小最不显眼的小飞虫,点击确认。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