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玄幻小说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弃兵(书号:221589

第二百三十五章 弃兵

作者:英短的小肉垫
    “我突然有点想我家的猫了。”霍笛吃着维克多带来的野果子,奶白色,汁水丰足,但是没有任何味道,一边不经意间提起来。

    “你还养了猫?”维克多转过惊奇的脸,他也同样吃着这种果子,两个腮帮子夸张地鼓起来,睁大了眼,像是个一两百斤的婴儿一样。

    “我捡到的,多年来和他相依为命,他是一个安静又美丽的男子。”

    “啊哈,还是一只圆脸的公猫!”

    “是的,在我从南四区离开的时候他已经有十斤了。”霍笛回想起提子的小短腿和他肉乎乎的胖脸,感觉抓住什么都像是抓住了一团柔软的毛。

    “你还没说过你来自南四区,我似乎第一次听到你这么说。”

    “是吗?”维克多回答他不知道让霍笛有些意外,他近段时间来认识到他周围几乎所有人都有了不起的本事,要么是神话传说当中的人物,要么是联邦通缉的重大要犯,突然出现一个北国少皇帝的人,说自己并不知道他的住址,这不得不算是一股清流,一时之间霍笛感到无所适从。

    “挺意外的,你居然不会知道我从什么地方来。”

    维克多皱着眉头,他像是意识到了霍笛说的话代表着什么,带有批判意味地回答说道:“那并不是我想的,我讨厌背后做事的人,不够光明磊落,也不像能成大事的样子,全是欺骗谎言和手段。”他低头,眉头锁得更紧了,“但成为我这样的人毕竟还是脱不了这些关系。”

    “你知道就好。”霍笛回答说道。

    几分钟之后,霍笛提议说道:“我们应该继续前进了,早点把你的事情处理完,我就能早点去处理我的事情,我好像取得了一些进展,尽管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我好像确实有了不小进步。”

    “哦?”维克多疑惑着瞟了一眼霍笛,而没有过多追问。

    “或许我可以帮你。”等到霍笛站起身来,和维克多共同走到墓穴面前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问道。

    “我觉得这件事你帮不了,而且你还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处理。”

    维克多显得有些犹豫,像是在做着选择。见此状况霍笛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他的身后,为他开脱一样地说道:“想什么呢?你要保证好你自己的王位,我的事情只能是我去做,你不必觉得你欠了我什么,是我在还欠你的人情。”随后他笑起来开玩笑地说:“虽然我觉得这一来一回我亏了不少,但人这一生路上可有不少这样的事情。”

    维克多表现出有些松脱的笑来,不知道是真的松了一口气还是其他的方面,他说:“你可真是乐观。”

    “不乐观不行啊,我可是一个人生活了十来年,这不是任何孩子都能够承受的。”

    这一句话从嘴里出来,霍笛感觉一轮明月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他立即意识到这是回忆当中的一幕场景,但是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他还能听到海风的声音,还有海浪在拍打,而他只记得那轮弯月明亮又圣洁,像是身临其境一样感受深刻。

    看到霍笛在发呆,维克多推了推霍笛,这打断了出现在他脑中的这幅场景,霍笛的思绪立即回到现实当中来。

    “怎么了?”

    “我见你先前有些出神…你可还好?是有遗留的症状?因为承受无尽沙漏神力的只有你一个人,我猜想你可能还是受到了某些伤害…”维克多表现出关心的表情,参杂了自责以及一些些悔恨的样子。

    “不,这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很好,那就是我说我很快就要到我的目的地的原因,我可能还会出神,而且脑子里面的东西开始逐渐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说过的,我很快就要完成我的目标了。”

    “那好。”维克多将信将疑地离开霍笛,转而朝前走去,行走几步又是转过头,迟疑着问道,“你确定不需要什么吗?”

    这幅表情在霍笛看来就像是他在认真而严肃地问自己“你确定不需要我娶你吗”一样,这时候霍笛回答简单地多。

    “你滚,理所迅捷地滚。”

    “好!”维克多展露出欣喜大步朝前走去,像是这幅样子是对他的褒奖一样。

    等他几步走开之后,霍笛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他逐渐开始意识到,无论如何,无论自己身处于什么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谜题当中,无论这超出寻常范围有多么离谱,他都在逐渐接近真相,也就是那个一直以来催促他前进的动力,包括他先前看到的幻想,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强烈的孤独感。那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总是萦绕在他的耳边?那些称自己为魂王的人究竟是期盼着什么?自己究竟是怎么来的?这些问题都在他的脑子里面盘旋。

    他握住了拳头,紧跟着朝向已经走开了几步的维克多走去。他的身影消失在维克多高大的身形后面,但是他的眼睛雪亮,也没有回头。

    几分钟之后,霍笛感觉自己和维克多的脚程并不慢,因此他们已经穿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出现在这个方形的小房间里面。

    “你怎么知道这道门后面就不会再有什么人来埋伏你了?”霍笛用居高临下的口气问维克多,像是在审问一样,他坚信自己的猜测合理。

    维克多叹了一口气,他低下头看向一边,像是不想面对霍笛提问的姿态,等到霍笛追问起来:“你说把武器放在这里,那我问你,假如说就在门的另一边,有十个拿着机qiāng的士兵等着我们,一梭子子弹扫过来,我们该怎么办?我觉得我不会死,最多就是不得好活,那你呢?你熬得住吗?”

    “霍笛,在先祖前面不要谈论这些事,他们再过分再刁难,也不会在这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维克多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反驳,反倒类似于恳求之类的语气,很难想象在他的那张脸上也会出现这种表情。

    “要放你放,我不会放的,我不信那些人,现在我们连他的影子都没见到,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再来一次。”霍笛开口说道,他的双臂交叉在胸前,一副不可商量的样子。

    维克多又是长叹一口气,然后说道:“霍笛,你不懂,任何人都还是有一个底线的,对于叶钦科夫家的人来说,对先祖的敬意就是我们的底线。而且,你根本不必要陪我进去,我请你同行的路程只是到这里为止。”说完维克多把自己的那把长qiāng管的左轮qiāng放到了一边的石制托盘上,当着霍笛的面走向面前那扇陈旧的门。他的手在一边触动,很快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伴随着伴随着锁链移动和齿轮咬合的声音,沉重的门开了,一股腐朽的风吹进霍笛的鼻腔当中,他却是感到惊人的熟悉。22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