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〇二章 安乐的夜魂曲(下)

作者:暗影1之殇
    希特贝尔斯:“我们只缺一个决定性的证据。”

    辛特尔库克:“等一下...克里斯,麻烦你再告诉我一遍,你们从菲尔妮女士那边,获得的所有口供。”

    克里斯:“口供?你要做什么?”

    辛特尔库克:“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克里斯:“那好。”

    索拉被警方带入了警车,很快索拉就被带回了警局,而被害人的家中,只留下了几名警方的鉴识人员。而克里斯则再次把菲尔妮女士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给辛特尔听,很快辛特尔就发觉了不对劲,辛特尔嘴角一扬,立刻让一名鉴识人员去调查了一个东西,随后又叫警方,将凶手索尔已经嫌疑人西多瑞叫回了这里

    警长:“你到底要做什么?我都说了,这件事情已经结案了,人也已经抓到了,你们也就别辛苦了,快回去。”

    辛特尔库克:“警长,别这么着急做下定夺嘛。你们先到房间里坐下,先听听一首音乐。”

    警长:“真是麻烦。”

    毕竟辛特尔持有‘w.i.b’的身份,警长虽然很无奈,但是只能听从辛特尔的安排,带着两名嫌疑人以及2名警员,和菲尔妮女士,走进了案发当时,菲尔妮女士所在的房间

    警长:“好了,快点开始。”

    辛特尔库克:“其实...已经开始了。”

    警长:“什么啊?你在耍我们吗!”

    警员1:“是啊,别以为你是w.i.b,就可以这样耍我们!”

    辛特尔库克:“我没有骗你们,因为...”

    房间内什么声音都听不见,而警长不耐烦的想要快点结束,结果辛特尔说已经在开始了,可他们什么声音都没听见,瞬间警员都怒了,拍桌子站了起来。

    而辛特尔不急不忙的,走向了门边,打开了那扇门后,大家终于都听见了,钢琴演奏的声音,但是很微弱

    辛特尔库克:“钢琴室的隔音效果十分清晰,就算是打开了这边房间的门,也不一定能听清楚钢琴室里面的声音。”

    警长:“这能说明什么?”

    辛特尔库克:“根据菲尔妮女士的说法,他在案发的时候听见了五声琴声,虽然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出的,但是从头到尾,菲尔妮女士在这间房间内,房门都是紧闭的,怎么可能听得见在走廊尽头钢琴室内的琴声?”

    警长:“这......”

    辛特尔库克:“菲尔妮女士之所以听见脚步声离开,是因为他们穿着鞋走在走廊木地板上时发出的声音,这个声音传入这个房间还是十分清楚,菲尔妮女士也是这时才看了一下时间,知道了他们两人的离开时间。”

    菲尔妮:“是,是这样的。”

    警长:“你到底想说明什么?”

    辛特尔库克:“先别急,{关上门}菲尔妮女士,接下来我想让你听一下,你之前听到的声音,是不是这个旋律。”

    说完,从钢琴室那边,传来五个音,而且还很响亮,这个房间关上门居然也能听见,而这五个音,分别是‘Do、Ruai、sol、La、xi’

    菲尔妮:“嗯...是这五个音,但是还是有点奇怪。”

    辛特尔库克:“是吗?那...这样呢?”

    说完,在钢琴室内的麦克斯又重新弹奏了一下,只不过改变了一下顺序。分别是‘Do、Ruai、xi’然后过了四五秒,出现了‘sol、La’

    菲尔妮:“对,是这个声音,而且是这个节奏!”

    警长:“真是莫名其妙,你到底想表达些什么!”

    辛特尔库克:“警长,你说被害人是在被勒住脖子挣扎时,才触碰的琴键。但是,我想问一下,菲尔妮女士,你听见这5个琴音,和索拉发出叫声,之间相隔了多久?”

    菲尔妮女士:“我虽然没看时间,但是我记得,这5个声音,是在索拉回来之前就出现的。”

    辛特尔库克:“所以,很明显了,警长。钢琴上的5个琴音,根本不是被害人在被勒住脖子后才匆忙按下的,所以,你的推理,是错误的。”

    警长:“哦?这么说,你认为索拉没有杀死被害人了?那么刀怎么会在他身上!”

    辛特尔库克:“很简单,因为......他确实捅了一刀,但是...真正杀死米维特先生的人,是西多瑞先生!”

    众人:“什么?!”

    西多瑞:“长官,您可别乱说。”

    辛特尔库克:“索拉先生,米维特先生教你的是什么?”

    索拉:“老,老师他一直教我的是唱,也就是歌唱,虽然我经常拿着小提琴自己练习,但是我跟老师请教的,是我的音准,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在舞台上,跟老师一起演出,以老师的曲谱、琴音,和我的歌喉,我一直希望能演唱老师的钢琴曲,也十分希望能演唱老师的成名曲,《安乐夜魂曲》。”

    辛特尔库克:“请问,你对钢琴有多了解?或者说,根据刚才放出的5个声音,你对着5个音有多了解?”

    索拉:“那只不过是最普通的几个音,怎么了?”

    辛特尔库克:“西多瑞先生,您对那5个音有什么了解?”

    西多瑞:“他说的没错,确实是5个最普通的音符,只不过比平常钢琴能发出的音量,要高出四五......”

    西多瑞说到一半,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但已经晚了,他已经上套了,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看向了曾是钢琴演奏家的西多瑞

    辛特尔库克:“没错。以平常弹奏钢琴的声音,这个房间是根本听不见声音的,除了熟知钢琴构造的钢琴演奏家,才能调整这些声音的大小。我之前已经让警方的鉴识人员调查过钢琴内部,内部的声音已经被提高了一点,而且根据尘埃的累积程度,那些是昨天晚上调整的,恐怕是被害人受害之前就调整完了。”

    西多瑞:“这,这算什么?”

    辛特尔库克:“被害人原本打算告诉索拉,他为什么还不能够演出,因为...索拉对于音准高低没有一个认识。索拉既然想要演唱米维特的成名曲,那么索拉的音准必须跟《安乐夜魂曲》一样,米维特先生是一个十分计较音准的人,他不可能意识不到钢琴声被调高了几度,所以唯一可能的是他自己调的。米维特先生其实十分希望自己的成名曲被自己的徒弟演唱,但是他光是自己演奏一个曲目,光是一个小段他都要自己重复十几遍,让音准跟自己预期的一样好,所以索拉先生音准的不符,导致了米维特先生不让索拉先生演唱,但是为了不让索拉先生知道自己音准抓不住的原因,米维特先生没有告诉索拉先生真相。”

    索拉:“我,我记起来了,在我...伤害老师之前,老师确实在训完我后,就坐到了钢琴前,像是在说些什么,但我因为怒火冲脑,根本没听见老师再说什么。”

    辛特尔库克:“菲尔妮女士说过,这几天被害人一直在闭关联系,就连菲尔妮女士都不能轻易进入钢琴室,而今天琴声突然变高,不是没有理由的。只不过,被害人没想到,他这么一调整,反而成为了他安乐前最后的‘演奏’。”

    鉴识官:“警长!”

    警长:“说!”

    鉴识官:“根据w.i.b调查员的安排,我们调查了一下被害人的手背,发现了另外一个人的指纹,那就是西多瑞先生的指纹。”

    警长:“什么?”

    西多瑞:“怎...怎么会......”

    辛特尔库克:“具体的事发经过是这样的。第一部分,就跟警长推测的差不多,索拉先生在伤害被害人后,就仓皇逃跑,但是没有这么跑远,因为良心的谴责。但是,不同的是第二部分。西多瑞先生在进入房间后,发现倒地的被害人后,恐怕西多瑞先生知道伤害被害人的是索拉,就在西多瑞先生想要报警的时候,却遭到了被害人的拒绝。原因应该是因为索拉是被害人亲手培训出来的一个歌手,念在师徒之情,他不想要把这件事情闹大,但是这点反而引起了西多瑞先生的愤怒。西多瑞因为一次演出的几个小失误,导致了两人合作迸裂,而离开了被害人后,西多瑞先生的职业生涯频频碰壁,这等于间接性的毁了西多瑞先生的演奏生涯。而他的徒弟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误,被害人却想不了了之,这着实让西多瑞先生恼怒,所以一气之下,西多瑞先生想要让被害人无声地死去,并且将罪名嫁祸给索拉。”

    警长:“那琴声怎么解释?”

    辛特尔库克:“被害人在被勒毙前,按下了这三个音,之后很快就死去了,但是在之后西多瑞先生也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在钢琴上留下血指印的三个音是‘Do’、‘Ruai’和‘xi’,这三个音改一下顺序,然后从发音上可以发现,指向的,是跟这三个音符读音相同的,‘西{xi}多{Do}瑞{Ruai}’!!”

    警长:“原来如此。有着同样音准的西多瑞先生,一看留下的血手印就知道,这是指向自己的死前讯息。所以他就用被害人的手,又按下了‘sol’和‘La’,想要搞混视听,以及把罪名进一步推向索拉!”

    辛特尔库克:“没错。接下来,就跟警长说的一样,他焦急的走出去,想要表现的是被害人让他去药店买药的样子,而因为只听见声音,但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菲尔妮女士,也没有因此怀疑,他认为他的丈夫还在房间内练习,浑然不知此时他的丈夫已经连话都没办法说了。而之后回来的索拉,其实想向被害人道歉,但是当他打开门后,发现他的老师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而且没有了呼吸,所以他本能的以为是他自己杀害了自己的导师。由于紧张,他一直没丢掉放在口袋中的刀,就连第一次出去的时候也是。”

    索拉:“是...是这样的......”

    西多瑞:“人有失常,马有失蹄。谁能保证自己不会犯错呢?我不就失误了那么几次,他就要断开我们的合作!我这毕生都在为了配合他而演奏着,我早就习惯了做他的演出陪衬,只有在他的演奏下,我陪衬的音才是最好的。就跟乐章一样,主音辅音一个都少不了。但是主音没有了辅音还能演奏,但是辅音却不能没有主音,他跟我一刀两断,也是断送了我将来的路!他的徒弟犯下这么大的错误,他都能选择原谅,而我的小失误他却不能,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他断送了我的未来,那我也就断送他的未来!!”

    菲尔妮:“西多瑞先生,其实跟你断开合作,我家先生也是十分懊恼的。但是,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您的音准,其实也已经开始偏移了。”

    西多瑞:“什么?怎么可能!”

    克里斯:“我们刚才,其实提高了钢琴的6倍声,作为钢琴演奏家的你,说的只是四五倍,西多瑞先生。”

    菲尔妮:“米维特多次说过,你的演奏虽然观众听不出差别,但是其实很早就出现了偏差,起初只是1-2点的偏差,直到那一次严重偏差,也就是他跟你断开合作关系的那一次演出。”

    西多瑞:“我,我怎么可能......”

    辛特尔库克:“就像米维特先生不像伤自己徒弟的心,不告诉他他抓不住音准的事情一样,作为一个老艺术家,你的自尊心同样重要。一个艺术家,一个音乐演奏者,如果连自己都抓不住音准,那么他就会对自己的演出开始产生怀疑,导致自己失去对自己的信心。米维特先生知道一旦告诉了你真相,后果会更加严重,所以他选择隐瞒着这件事情。”

    西多瑞:“我...我......”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