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正义or邪恶

作者:暗影1之殇
    二代飞镖不同于初代,初代飞镖的电磁能量较低,最多让普通士兵陷入麻痹状态,拥有法术抗性的人很难受到麻痹效果,二代飞镖拥有控制功能和内部电荷储蓄,辛特尔手中握着飞镖的控制器,只要按下按钮就可以启动飞镖电荷储蓄,这样飞镖就会产生大量电能,这股电能会超过2000电伏。

    这样的电量一般人中了死亡几率在89%以上,而拥有法术的人则会因为法术抗性的强弱,来决定麻痹效果的持续时长,少则0.5秒,多则10秒,辛特尔按下按钮后,强劲的电能瞬间充斥了奎尔西尼克的全身,让奎尔西尼克短暂麻痹了0.7秒,而这0.7秒对辛特尔来说足够了

    辛特尔使用‘元素闪跃’来到了奎尔西尼克面前,并且挥动bǐ shǒu,攻向了奎尔西尼克右手的手腕,bǐ shǒu上也加持了风元素力量。

    辛特尔根据先前的一系列线索,进行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奎尔西尼克因为使用‘灵化传送’,浑身上下已经没有法力,也就是说奎尔西尼克身体并不存在法力护膜,奎尔西尼克就像是一个具备了qiāng xiè的平兵罢了,真正存在威胁的只是武器。

    辛特尔利用了这一点,想要利用极其锋利的刀刃,将奎尔西尼克右手直接剁下来,瞄准的位置就在奎尔西尼克右手毁灭之拳佩戴位置的末端。但是,就在刀刃即将切割刀奎尔西尼克的**时,辛特尔突然感觉不对劲,果然,在辛特尔的bǐ shǒu触碰到奎尔西尼克的肢体一瞬间,一阵剧烈的红色气浪,从奎尔西尼克身体向外扩散开来,所经过之处火焰肆意燃烧,周围20米有9处燃烧着火焰

    而辛特尔则被击飞了30米,摔倒在了地上,随后一眨眼的功夫,奎尔西尼克就站到了辛特尔的面前,右手对准了辛特尔,毁灭之拳上也被huáng sè的光芒所包裹。

    奎尔西尼克:“玩具不错,没想到你们居然利用了我们的发明,加以改善,用来对付我们,只可惜。这个东西本来就只是一个劣质品,就算你们加以改良也是劣质品。”

    辛特尔库克:“可恶,电子脉冲的速度,没办法在0.2秒传遍全身吗!”

    奎尔西尼克:“没错。这就是我抛弃这项发明的理由,就算没加以改良,电能充满全身就需要1秒的时间,而且电能量很低,顶多麻痹你的那几个队友。一般来说,中镖的人只需要1秒就会陷入麻痹,但是期间有0.9秒的时间能够挣脱,对曙光神明那些人来说这点毫不费力,对于你来说时间也算充裕,所以我们才没有继续研发。你们很厉害,将延迟时间缩短到了0.2秒,但只可惜,只有缩短到0.05秒,才能让人来不及反应。”

    辛特尔库克:“临发作前,动用了圣炎宝石的力量,对自己释放了‘圣炎护体’吗?可恶,失算了......”

    奎尔西尼克:“我虽然很缺手下,但我缺少的是智囊。曙光神明中有那个年轻人(指博尔桑),天之一族有那个女人(莎蒂涵),你们实力虽然不济,但智慧和战术安排极其gāo qiáng,我缺少的就是这样的人才。既然你不加入我们,那么,我也就不能留你了,去见你死去的女友!!”

    ???:“还,没有结束!!”

    奎尔西尼克右手刚释放出huáng sè的射线,直冲辛特尔脸部的时候,一股剧烈的光明能量,从辛特尔的侧面呼啸而来,击中了辛特尔眼前的huáng sè射线,并且瓦解了这股射线。随着一阵劲风,辛特尔睁开眼后发现,自己以坐着的姿态,向后偏移了20米,莫名其妙跟奎尔西尼克拉开了距离

    辛特尔慢慢转过头看去,居然有3个背后展开着金色翅膀的人,正朝这边飞来,而在正中间的这个人,辛特尔再熟悉不过了

    辛特尔库克:“局...局长!”

    奎尔西尼克:“这,怎么可能!!”

    萨兜欧肯:“你们的复仇篇章,到此为止了,奎尔西尼克!!”

    奎尔西尼克:“你不是...怎么可能...不应该是这样!”

    萨兜欧肯的出现,让奎尔西尼克惊慌失措,卷轴中并没有记载这一点,在萨兜欧肯身边你的分别是莎蒂涵和穆拉尔,他们刚从泰诺拉尼默匆匆赶来。他们两人身后的翅膀,并非自己的法术,而是萨兜欧肯的‘圣之翼’,在泰诺之根中这么久,萨兜欧肯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现在萨兜欧肯可以将自己的法力暂时赋予一人,让那个人能够使用萨兜欧肯的法术,而萨兜欧肯也能控制这个人身上的法力,控制那个人释放法术

    融入泰诺之根时,主要是以萨兜欧肯的力量作为养分,治愈泰诺之根已经腐化的部分,治愈完毕后,萨兜欧肯的力量开始通过自然力量慢慢恢复了回来,当力量完全恢复后,泰诺之根原本的力量就开始融入萨兜欧肯体内,泰诺之根赋予他人力量的能力,也被萨兜欧肯所掌握,现在的萨兜欧肯是自身的力量外接泰诺之根,也就是卡诺威亚斯的力量。

    奎尔西尼克:“如果不是我事先做好了标记,恐怕真的会殒命于此...守护者,你我的决战之地,可不是这里。到戈芬尼斯克塔来,我已经为你,铺好了一条‘红毯’,有能耐的话,就走过这条路,我会在道路尽头等着你!”(消失)

    莎蒂涵:“戈芬尼斯克塔之塔?大陆西南角临近边缘的地方,看来那里就是他们的主基地了。”

    辛特尔库克:“局长,您怎么回来了?”

    穆拉尔:“哈哈,还不是因为有个思念着他的老婆,一直在念叨着他,还亲临泰诺之根吐露自己的心里话。”

    莎蒂涵:“喂,别太过分了。”

    萨兜欧肯:“我感应到了,大陆上某个极其光明的存在,一瞬间堕入了黑暗,光到暗的瞬间扭转,导致了某种特殊能量发生了动摇。我所敞开的虚空隧道,连接着我体内的力量,我能从虚空隧道中感应到,虚空世界的道路,已经向外界敞开,而且有一股黑暗变异的力量渗透入了虚空之光中。”

    辛特尔库克:“所以,局长您是因为感应到了这个,才......”

    萨兜欧肯:“我已经将部分圣光之力,传送进虚空世界中,让虚空之光内的能量暂时得到了平衡,这样能为我们争取不少时间,但也十分紧迫,我们得分秒必争!”

    莎蒂涵:“哦,是这样啊...”

    莎蒂涵脑中:(萨兜欧肯的声音)现在的情况,必须以大局为重,请原谅我...其实,我一直都想念着你......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