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未知分类 >> 第342章 孤身一人(书号:221593

第342章 孤身一人

作者:九月铁骑
    在很远很远的内海海域边界处的一个小岛上,一个破旧的山洞之内可见一个普通的临时洞府出现。

    一个穿着单薄黑色袍服,头发披散,面容有些疲倦的青年打坐在一处石板上。叹息之中有些无奈,眼神之中有些悲伤。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一年的寒草寇。

    一年前,从天劫咒中存活下来的他在雷阵传送中意外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

    脱离了三魂球的附身之术,加上枭虚子当时所施展的火妙园禁术,一切的反噬皆是回馈到寒草寇身上。

    之前已经受到九殇风胖子的三魂杖责,修为已经跌落到筑灵初期,随着火妙园的反噬,更是让其直接跌落到先天期六层的地步。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的局面。

    出于自保心理,寒草寇没有多做他想,当即派出青丘狐进行喷吐它的独门迷幻之雾笼罩方圆一里范围。同时派遣白蛇外出与狐狸一同清扫妖兽与可疑之人,开始着守护工作。

    幸运,寒草寇跟随枭虚子修习的炼丹术终于是派上了用场。整整一年多的时间均是浸泡在丹药的炼制和修养恢复当中。

    其它事情全部被寒草寇隔绝在外,深处陌生之地的他可是丝毫没有安全感,只有恢复全部修为才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安全。

    如今经过一年时间的日夜浸淫,有惊无险之下还是恢复了鼎盛实力。

    这才是现出寒草寇在临时洞府之内出现唉声叹气的一幕。

    根据青丘狐和白蛇的汇报,如今身处一个范围很小的岛屿。周围之处皆是没有尽头的海域世界。索性这座小岛并无什么厉害妖兽存在,对于他并无威胁之说。

    值得恐慌的是,无论寒草寇怎么呼喊,体内枭虚子与不夜君皆是在没有一丝回音。

    随着他透出一丝魂力进入内心神秘世界中,只有看到那两块巨大石碑存在,再也看不到两个小婴儿的身影。

    回忆起天劫咒下枭虚子与不夜君的抉择面容与最后的对话。寒草寇不由心冷恐慌一片。

    看来当时它们所说的话语是确切的。火妙园禁术的施展耗尽可他们两最后一丝魂力。从此以后便是消失于世间,再也无法修补恢复。

    至于他们口中的本体是什么意思,还有与谁达成什么契约协定的东西,寒草寇如今依旧是摸不清头脑。

    心中仿佛有一种感觉,潜藏在体内的秘密甚是巨大,甚是玄妙无极。无论怎么以灵识扫描皆是查看不到一丝那秘密的入口。

    没有枭虚子和不夜君的陪伴与教导,寒草寇俨然是恐慌一片。随着进入修仙界开始它们两个家伙便是陪伴于左右,从先天期的什么都不懂,到如今已然有所功法小成。

    无论是预测敌人所在,还是斗法时的提醒与督促,或是炼丹和修习阵法之道的繁琐,一切的一切都是有着他们步步指导。

    如今的如今,没有了它们两个,以后遇到敌人该如何御敌先知,如何寻找弱点进行斩杀。

    若是遇上高手,谁来指点生路,如何摆脱困境,谁又能作为自己的压箱保底后手手段?往后的日子该如何进步?他日又当如何走完这条未知的陌生凶险修仙路。

    寒草寇宁愿身上所有宝物灵石全部丢失,也是不愿意失去两个婴儿。只有它们在了,心里才回安心,内心才有底气,路程才回光明。

    “枭虚子,不夜君,你们在哪里?”

    一记极度害怕与思念的怒吼直直在山洞里传出,林中鸟兽飞舞皆是一一被惊醒。

    从未想过借酒消愁的寒草寇,便是自行炼制出许多高度浓酒,就此一人借酒消愁以此忘记世间一切烦恼。

    睡梦中,他回到了以往的日子里。他享受着枭虚子打他脑袋呵斥他笨蛋的时光。他享受不夜君对他谆谆教导疼爱有加的难忘时光。

    就这般,他彻底进入了睡梦中。

    三天之后醒来的他,似乎已经勉强接受了两个婴儿离他而去的事实。

    酒劲过后他似乎换了一个人,摆放在面前的乃是一个小旗子组成的阵法。封印权杖飞舞在当中,从中吐出一缕缕封印之气。

    阵法闪耀光芒,各种五颜六色灵光四处闪耀着。其中点点星光汇聚而起,俨然是一种超远距离的联系手段阵法。

    由于距离太远,一时无法联系得上,寒草寇沉心打坐而下安心等待着。

    一日之后并无收获,寒草寇闭目而上继续等待。

    三日之后依旧是没有一丝动静,寒草寇有些皱眉。

    七日之后旗阵之中终于有了反应,一张模糊不清大概只能够些许认出是白冢面容的画面出现。

    惊喜之余的寒草寇立马乱七八糟的进行着询问。而对面的白冢也是一阵惊讶,当即也是高兴十分的叽里呱啦询问着。

    可两人的询问显然只是在自言自语。这里乃是内海海域,凭借这等下三滥的旗阵手段根本做不到隔空传音。两人皆是一阵失望与尴尬着。

    显然,旗阵的能量几乎到了尽头,画面开始闪动闪动不稳定起来。

    寒草寇紧紧皱眉,思索着最后的字体传送显示手段。为了保险起见,只是以精血书写了短短的一行字体过去。“距离遥远,联系不易,还请长话短说。大家伙的情况究竟如何了。”

    等待了些许时间,对面的白冢似乎也发觉了这个打问题,聪明至极的短简回馈过来。“众人皆无恙,唯独姚玄下落不明。姚梦与轩之离皆是被关押灵狱之内生死不知。君在何处,还望早日归来。。。”

    仅仅看到传来字幕的几息时间,画面便是怦然碎裂,旗阵也是能量耗尽化为废物。

    咬了咬牙齿,寒草寇难受的咽下一口气。同时更多的还是无奈之气。

    此等手段已经是他目前耗尽心思做到的最大联系方式。封印权杖已经没了一丝能量,已然成为一件废品宝物了。

    姚玄的踪影所谓下落不明,娇妻深中封印被关押灵狱之中不知受到何等酷刑。一种沉重的自责感狠狠涌上心头。

    若是当初不是姚梦挺身而出,那九殇风胖子天机人也不会耗尽一切法力得以将其斩杀。为了阻止天机人对自己的出手,姚梦不惜解开九难煞体封印任由毒火侵蚀身躯拦截天机人。

    那种牺牲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始终狠狠的折磨着寒草寇的内心。

    说到底,还是自己太过于弱小,若是实力强大,又何须害怕那所谓的贵族天机人。

    沉吟过后,寒草寇心中已然有了打算。即使以后的道路没有了两个小婴儿的陪伴指点。作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理应不惧一切艰难险阻,为了追求永生道路,终究还是需要继续未完的修炼旅程。

    如今缴获诸多储物袋在手,还有诸多兽元之物为底牌。相信对于冲击元丹境即使没有两个婴儿陪伴,同样也是可以成功的。

    半日之后,寒草寇在洞府里安静等候着。随即青丘狐带着一抹青雾出现在眼前。随即掉落的还有一只体型矮小手持稻草权杖,以人类一般双脚站立的猪妖出现。

    一见寒草寇这个人类,猪妖便是吓得一个哆嗦,仿佛会觉得寒草寇这种人类回当即吃了他不成。

    “它就是这座小岛数万妖兽中的最高修为妖族?怎么才有筑灵中期修为,你们两个不会偷懒敷衍我?”寒草寇上下打量着猪妖,对方虽然有筑灵期修为,其妖力却是平平无奇,一般的先天期十层妖族都能够吞了它。

    “主人明察,我和小白可是搜遍了整个岛屿,最终才是发觉只有这个猪妖是筑灵期境界的。其它的小妖都是在先天期之内。”青丘狐可是好几分认真的汇报起来。

    “罢了罢了,你替我问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最好让它绘制出一个简单的地图来。事情办好了可有好处,若是不配合的话你就直接告诉它,不仅它活命不了,连同它的族人皆是一个不留。”寒草寇不懂兽语自然是需要青丘狐进行翻译。

    这猪妖明显是不知道青丘狐会人语的,听到之时可谓几分震惊。随即便是听到青丘狐在旁边叽里呱啦的胡说一通,寒草寇也听不明白就此等待着。

    那猪妖听完之后可谓吓了一跳,直直跪倒在地猛地磕头磕头着。接着从怀里掏出一张木皮来,兽眼中吐出一股妖光投射而去,顿时岛屿的详细地图构造就一一呈现了。

    “我要的不是这个岛屿的地图,而是如今这片海域的整体大概地图。还有人族的寻月大陆以及流荒大陆的回去途径在哪里?”还没有看完木皮上的地图,寒草寇便是沉声怒骂起来。

    随着青丘狐的翻译,那只猪妖急忙吞了吞口水将木皮收起来。然后又掏出一颗老鼠屎一般散发一些异味的豆子来。并且直直送到寒草寇面前一脸谄媚之笑。

    寒草寇没有接过来,隔空利用灵识进行一番扫描,随即便将里头记载东西复制到自己的玉简当中。“这些先天期的丹药足有十瓶,乃是我这一年恢复实力残留的。你跟它讲解一番,顺便送走它。”

    听闻道是丹药时,猪妖双眼发亮,顿时猛地跪倒朝着寒草寇跪拜磕头起来。

    寒草寇有些郁闷了,自己又不是元丹境修士。他堂堂筑灵中期的修为,怎么也不过是同辈辈分,就算如今被要挟过来也不至于随便就磕头下跪?

    至于这里头有什么原因,寒草寇不得而知,毕竟它已经被青丘狐给送走了。22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