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打不死的小强

作者:梦三万
    事实上,伊诚已经猜到了大概。

    在视频门的风波之后,阴谋论渐渐被人们遗忘了。

    而之前他爆出来的那些录音,包括威胁说要通过比赛中对他的身体制造伤害的言论,也已经被群体遗忘了。

    当污秽扫了一波,其他的被掩埋在雪堆下面,人们就以为这个世界被fěn shì tài píng了,全世界被大雪包裹着,一尘不染。

    可是,他们却忽略掉了一个重要的事实。

    有些东西,既然存在了那么多年,就不会在一朝一夕之间被净化干净。

    所以,当群体选择性遗忘了棒球界有打假球,又买通球员对人制造意外伤害的事情之后……

    这些肮脏而丑陋的东西渐渐又浮出了水面。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对方那个投手的脸上显露出的惊慌,伊诚还会一直以为刚才的受伤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那么,究竟是谁想要弄残他呢?

    伊诚的第一个怀疑目标就是于大雨和江近川。

    这两个人对他是抱有仇恨的,他们原本就想弄残他,让他下半辈子陷入无尽的痛苦之中。

    江近川这个人极其恶劣。

    从他之前做的事情就能判断出来。

    但是,很快伊诚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被弄残之后,群体记忆就会被再次唤醒,他们一定会想起上次视频门中爆出来的于大雨的录音。

    社会会想起来他们曾经想买通球员弄残伊诚的这个事实。

    舆论会再次转向对于大雨和江近川的攻击。

    作为第一嫌疑人,他们真的会傻到自我暴露吗?

    伊诚觉得不会。

    于大雨虽然傻,但还没傻到这个地步。

    这样做,就等同于告诉所有人,来啊,来讨伐我,来抓我,就是我干的。

    把范围放宽之后,伊诚发现了更多拥有同样动机的人:

    比如现在排名在他们后面的球队,以及其他球队中对他羡慕嫉妒恨的投手们。

    如果能让伊诚成功负伤告别这个赛季的话,白龙队应该就失去了进入季后赛的希望。

    而且,伪装成意外,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损失。

    哪怕是事情暴露了,媒体怀疑的第一对象也会是于大雨。

    这帮b太坏了。

    伊诚冷笑起来。

    但是

    就是要这样才有意思。

    这就是成人的世界啊。

    充满了各种尔虞我诈,你谋我谋和卑劣的手段。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事实上,伊诚的猜测是正确的。

    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袁向北就收到了一笔高达300万的贿赂。

    贿赂的要求非常明确

    买伊诚的一只手。

    让他在以后的比赛中都没法上场。

    如果做得好的话,袁向北不但能拿到这笔钱,还能继续他的职棒生涯。

    哪怕是做得不好,对于他这样三十三岁的老球员来说,拿一笔高额奖金就退役也未尝不是个好的选择。

    袁向北已经不是当年年轻气盛的那个他了,现在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从先发投手慢慢降到了中继投手,以后还有可能被下放到二线。

    在这个赛季开始的时候,球队经理就找他谈过话,如果再以现在的低迷状态下去,放到二线是迟早的事情。

    综合考虑了这些因素之后,袁向北接受这次交易。

    所以他在刚才对付伊诚的投球中投出了一发触身球。

    球路非常完美。

    简直是天衣无缝,完美地打到了伊诚的右手上。

    而且更完美的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对他的投球产生怀疑。

    也许是伊诚坚持留在场上的行为,让观众们觉得他的受伤并不严重。

    从而以结果判断,众人饶恕了他之前的【误伤】行为。

    但是伊诚的笑。

    笑得他头皮发麻。

    妈耶。

    他在狂笑。

    这个家伙是受了刺激吗?

    他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还不想着去治疗,还想着留在场上继续打球。

    这人是疯子还是铁人?

    袁向北此时产生了极大的心理怀疑

    他分明记得刚才那球不遗余力地投向伊诚,并且打中了他的手背……

    按理说,至少也会是个骨裂。

    没有理由他还能这么淡定啊。

    ……

    事实上,伊诚现在一点都不担心受伤的问题。

    只要你不是照着太阳穴砸,而且一发不砸死人的话,那么他就能通过刷出商城中的回复药来治愈伤口。

    至少他现在已经储备了有3颗回复药。

    本来他能坚持每场比赛投满九局的。

    但是伊诚怕过早地引起公众怀疑,让人们知道他是个怪物的这件事情,所以才没这么做。

    现在回复药正好能派上用场。

    而且,刚才袁向北的惶惑心理之后也能利用起来。

    伊诚心中冷笑。

    只希望对方别过早把袁向北换下去,这样他才能享受报复的kuài gǎn。

    第五局很快就结束了。

    双方比分依然是2:0

    新换上来的投手袁向北没有让白龙队拿到分数。

    第六局上半,伊诚站上了投手丘。

    “噗……咳咳……”

    看到这一幕,袁向北坐在板凳席上,刚喝进去的能量饮料一口喷了出来。

    卧槽……

    不是?

    刚才他的手分明受了很严重的伤,现在居然还能上场吗?

    ……

    对,我受伤了。

    似乎是为了验证袁向北的猜测,同时为了向众人展示袁向北之前的那次【误伤】造成的结果

    伊诚的右手上绑上了绷带。

    而且他特地换成了左手投球。

    所有人的脸上都显示出了对他的关心和焦虑。

    有人起立为他鼓掌。

    然后第二个人跟着站起来。

    第三个……

    一个接着一个,直到满场的观众们都站起来为伊诚鼓掌。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这是一种不服输不放弃的奉献精神。”

    “伊诚这个球员太厉害了,我深深地被他的坚强所震撼。”

    “右手受伤,换左手投球,真吉尔厉害。”

    “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受伤了?我记得上次他的右肩受伤更加严重。”

    “是啊,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换左手投球了。”

    “妈呀,我以为不会有这一天了,居然在我的有生之年能看到历史上伟大的投手伊诚左右开弓。”

    是的,伊诚在棒球史上是有一席之地的。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他的左右开弓技能。

    伊诚没有固定的惯用手,在历史上,他就是通过不断换手投球来克制打者的。

    ……

    这个家伙……

    难道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袁向北在心中发出了强烈的感叹。

    ……

    1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