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特种战术训练营(1)

作者:奶瓶战斗机
    约瑟夫给吕西安看的文件,是一些武器研制计划。这些武器,都已经有了具体的图纸,而且不止一种,要说这是在看到了吕西安的计划之后,约瑟夫在短短的一个上午多一点的时间之内弄出来的,吕西安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而且吕西安敢肯定,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不要说约瑟夫能不出来这么多东西,就是把达芬奇从地底下挖出来复活,这么短的时间,他也弄不出这么多东西出来。

    所以,这个文件袋的出现,只意味着一点,那就是,他的哥哥,早就在做这方面的准备了。

    不过这个想法,还真是在某种程度上高估了约瑟夫。因为这些设计,其实只是约瑟夫抄袭了后世的一些东西而已。相关的设计图其实早就画好了,只是还来不及拿出来用而已。这会儿看到吕西安的建议,正好把它们翻出来,好吓唬吓唬吕西安罢了。

    这些设计中,第一个符合吕西安的设想的,就是左轮手枪了。

    在这个时代,所谓的手枪,都是燧发的手枪。这类手枪,和当时的步枪一样存在着装填困难的问题。每只手枪一次只能装一发子弹,而且打完之后,再装一发子弹说不定要一分多钟。手枪射程本来就很有限,真的到了用手枪战斗的时候,是肯定不会有装子弹的时间的。

    而手枪的命中率相比步枪,因为持握方式的问题,本来就是一个悲剧。又只有一颗子弹,所以在那个时代,很多人都会觉得,一柄迅捷剑,比一把手枪好用多了。即使那些准备用手枪的人,一般来说,也会至少带上两把手枪。就像卡诺去收拾高里奥的时候,他的那两位朋友一样。

    因此,一支能够连续射击的枪械,简直就是规则的颠覆者。你想象一下,当你拿着一把左轮,朝着一个家伙开了一枪,却没有打中。那家伙一定以为你没有子弹了,只有死路一条了。于是那家伙拔出匕首,满脸贱笑的向你逼过来,然后你砰砰砰的又给他连续开了几个窟窿。在城市的环境下,几个人,每个人拿上两把左轮,就可以轻松地干出灭门的勾当了,……这真是……真是居家旅行,杀人放火的必备精品呀。

    而且左轮手枪结构相对简单,制造起来,即使以这个时代的技术水平,也不是特别困难。只可惜金属弹壳的子弹还在研制当中,暂时还无法使用。(其实,即使成功了,约瑟夫也没打算立刻就把它用在左轮上面。先出一个老版本,让大家花钱买一次,然后再出一个新款,让大家再花钱买一次难道不好吗?)

    所以,约瑟夫设计的第一版的左轮手枪,依旧需要放入底火,倒入火药,装入弹丸这样复杂的装填过程。只是相比一般手枪,它能一次装上六发子弹而已。至于打完了六发子弹之后的再装填,依旧是慢得要命的。

    除了左轮手枪,还有一些特殊的冷兵器。比如说小型可拆装十字弓,在还没有能力研发消音器的时候,这样的十字弓就是一种用于暗杀的利器。不过这东西在后来卖得并不好,卖得更好的其实是另一种冷兵器——折叠刀。

    约瑟夫设计的折叠刀有两种,一种是侧开的弹簧刀,一种是后世流行的蝴蝶刀。从某种意义看,这两样东西,其实都只是匕首的一种变形而已。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各国的黑帮分子们用了之后,纷纷叫好。虽然价格比匕首贵,但它们还是迅速地替代了常规的匕首,成为了各国黑帮分子的标配。

    这是因为这两样东西,相对一般的匕首,有两个明显的优点:

    第一,便于携带。你可以把弹簧刀和蝴蝶刀轻松的装进一个小口袋,而且不用担心会伤着自己。而匕首呢,几乎要比这两种刀子长了一倍,再加上刀鞘,想要装进一般的衣服口袋,就有些不太方便了,去掉刀鞘,倒是能稍微短一点,但是你要这样把它揣进口袋,说不定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要了自己的命。

    第二,攻击的时候隐蔽性强。一把匕首,拿在手里,自然比一把迅捷剑拿在手里更不引人注目,但无论如何,手持匕首的时候,刀锋总是要露出来的,别人是看得见的。但是蝴蝶刀和弹簧刀,拿在手里,根本就没有刀锋露出来,人家根本就想不到你手里有刀。直到攻击前的一刻,刀锋才露出来。在对付手中有刀,和手里没有刀的人的时候,人们的防卫动作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一旦发生误判,再要改过来难度就非常大了,而这自然大大的增加了袭击成功的机会。因此,弹簧刀和蝴蝶刀是一种比匕首更阴险,也更危险的武器。也许正因为如此,在后世,很多连枪都不禁的地方,对这两样东西倒是控制得很严格。

    当然,在刚刚看到这个设计的时候,吕西安并没有想道这些,他只是觉得,这两种刀,很特别而已。另外他也立刻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些设计要严格保密了——因为这些设计都太简单了,真的是只要让人家看到了,看一眼就会怀孕的。

    于是吕西安就在约瑟夫的办公室里忙了起来,到了天黑的时候,他便将基本的预算做出来了。约瑟夫看了也很满意,居然没有刻意的挑刺,就直接通过了。

    “嗯,关于建立相关机构的事情,我觉得,第一个要做的事情就是收拢人才。嗯,这件事,你最好亲自去办。我写封信给卡诺,你带着去。卡诺如今的地位比不上以前了,但是以他的身份,要弄到巴黎警察系统最近离职的人员的名单还是不难的。另外,你也可以去和富歇接触,但是这件事情,尽可能不要和富歇扯上太大的关系。因为从长远看,你们会是竞争对手。老实说,我觉得,他的能力,比你强得不是一点点。尤其是在这个方面,我们家就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的。你和他打交道要当心不要被人家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听到这话,吕西安的心中并没有因为约瑟夫觉得自己不如,而且是远远的不如富歇而生出什么不忿之意,反而忍不住冒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太好了,能去巴黎了,总算放假了!哈哈哈……”

    这样想着,他的脸上便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约瑟夫自然看到了,不过他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上,他觉得,这用该是中二少年对未来的憧憬而已。不过他还是就到了巴黎之后,需要注意的各种事情,和吕西安细细的谈到了深夜。

    约瑟夫这人虽然很苟,但做事情还是效率很高的。当天晚上,他就写好了信,第二天一早,吕西安便拿上信件,带着两个随从上了去巴黎的马车。

    吕西安到达巴黎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也不去约瑟夫在巴黎的住处,(那处房子的原主人在罗伯斯庇尔时代上了断头台,然后约瑟夫就用相对低廉的价格将这套房子从政府手中买下来了。)而是直接去了卡诺家。方正他对那里实在是太熟了。

    吕西安到达卡诺家的时候,正是快要吃晚饭的时候,这个能顺利的蹭饭的时间点,让吕西安感到格外的亲切。他下了马车,上前去敲门。

    ……

    一天之后,卡诺将一份名单交给吕西安,对他道:“吕西安,这就是热月之后,从巴黎的警察队伍中被清除出去的人的名单。我建议你可以重点关注这样几个人。嗯,第一个是贾维尔警长,这人非常能干,曾经摧毁过王党分子的多次阴谋,他的工作,至少让二十多位贵族上了断头台。因此,他也被那些王党痛恨。呵呵,热月党上台后,他的一些同事指控他是雅各宾分子,导致他被开除。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被开除前,住在孔雀街二十五号。

    其次是马尼埃尔,和贾维尔类似,他也是一个好侦探,不过在一次抓捕投机商的行动中,他的腿部中了一枪,成了个瘸子。嗯,你也知道,在热月党人上台之后,因为抓捕投资商而受伤,不但不是光荣,反而成了罪恶。所以,他也被开除了。而且他的处境恐怕比贾维尔更糟糕,贾维尔至少还是个健全人,而他却是个残疾人。他如今的住处不清楚,不过名单上的亨利·杜兰德是他的朋友,你可以通过他找到马尼埃尔。亨利·布兰德住在贝尔纳大街45号。还有……”

    卡诺向吕西安大致的介绍了几个人之后,就开始抱怨其如今的局面了,按他的说法,如今在巴黎,王党分子到处公开活动。而且更要命的是,因为清楚雅各宾分子,导致各个区的国民自卫军被王党渗透严重。

    “如今巴黎接近一半的国民自卫军都站到王党那边,还有一半态度不明。他们固然未必会站到王党那边,但他们也多半不会站到共和这边。为了避免出现立刻的叛乱,所以政府打算举行选举,但是选举的前景一样不乐观。”

    “政府需要的是时间,也许他们觉得,只要拖延出时间来,等经济状况和前线的情况有了改变,他们的支持率就会上升的呢?”吕西安道。

    “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变化?”卡诺不以为然。

    “我哥哥约瑟夫觉得,他们可以以技术原因为借口,宣布这次选举无效,下次再选。用这样的办法来拖延时间。”吕西安道。

    “但是他们的各种措施,根本就不会让国家往好的方向去,只会导致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那他们就会改变有些的规则,就像91年宪法将公民分为积极公民和消极公民那样,变相的剥夺一部分人的政治权利,或者干脆规定,选举中,热月党人必须占多数。”

    “这是在颠覆选举的神圣性,从根本上上动摇共和制的基础。连罗伯斯庇尔都不敢这么干。如果热月党人真的这么干,那立刻就会发生叛乱。”

    “所以,约瑟夫认为,政府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他们可能在军事上冒险,从意大利方向发起一场进攻作战。而拿破仑对于获胜,也非常有信心。”吕西安在这里给卡诺交了个底。

    “约瑟夫还说,虽然他非常不喜欢如今的政府,但是无论如今的政府多么的无能和腐败,它毕竟是共和制的政府,哪怕它们的下限,也比专制的上限高。如果一场胜利,能够让共和制度得以稳定的延续下去的话,那这样的军事行动,还是有价值的,只希望这样的军事胜利带来的东西,不会被他们白白的浪费掉。”吕西安又道。

    “唉!”卡诺叹了口气,“是呀,他们毕竟还是支持共和的。不过,他们会不会白白地浪费掉胜利,那还真难说。”

    “这就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了。”吕西安说,“约瑟夫说过,做好我们能做的,剩下的就看上帝的意思好了。”

    卡诺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你明天打算去找名单上的那些人?”

    “是的,这事情处理得越快,变数就越小。”吕西安回答道。

    “嗯,有道理。”卡诺点了点头,“不过孔雀街,还有贝尔纳大街,现在都不是特别的安定。要不要我再派几个人跟着你一起去。”

    “不,不用了。”吕西安说,“人太多反而容易引起注意,要是王党的人注意到了我们,多几个人未必会更安全。我带上雅克和皮埃尔就够了。”

    “要是是约瑟夫,肯定愿意带上更多的人的。在这一点上,你可能更像拿破仑一些。”卡诺笑了。

    吕西安当天就和他的两个随从——雅克和皮埃尔一起住在了卡诺家。第二天早上,他们在卡诺家又蹭了一顿早饭之后,卡诺就去了战争部,而他们三人,也出了门,在街上搭上了一辆公共马车,往孔雀街的方向去了。
麻将技巧口诀 美国股票指数道琼斯 股票涨跌的依据 夢幻邂逅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 深圳风采 篮球巨星 辽宁快乐12 配多多配资 山东11选5开奖结 短线股票推荐骗局 3d开机号和试机号 福建22选五开奖结果 3d试机号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比分直播500万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