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低调低调【求追读】

作者:吾梦中写文
    小翠,正是给二长老通风报信的那个婢女。

    听到她的名字,众人还不明所以,二长老的脸色却霎时苍白,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原来“曹爽”早就知道真相,刚才都是在陪自己演戏!这小子太阴了!

    他不敢再让姬真说下去,挥刀向前,企图杀死姬真灭口,并夺路逃离。然而,姬真早有预料,身形倏然飘出屋外。

    紧接着,数人从远处冲到门口,将姬真保护在身后,同时将二长老堵在屋里。

    为首那名少女,正是李沐清。

    遵照姬真的命令,她率领溪云谷的长老们埋伏在外,唯一的任务就是,等二长老一伙落入陷阱后,断其退路,里应外合。

    二长老大惊,不得不退回堂间。

    他扫视着这些陌生面孔,尤其是感知到李沐清的三境修为后,难以掩饰慌乱之情,忍不住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没见过你们!”

    泽州城的三境强者不多,均是威名赫赫的权贵首脑,他都了熟于心。他很确定,城里没有李沐清这号人物。

    不止是他,场间众人也被蒙在鼓里,感到茫然,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何能悄无声息地潜进府里。

    李沐清容貌清冷,“我们是溪云谷的人,这次随宗主前来,助他剿除家贼!”

    溪云谷?

    二长老一愣,有点反应不过来。

    “溪云谷不是千里之外的宗派吗?他们无缘无故,怎么会干预曹家的内务?她说是助宗主除家贼,看来他们宗主是曹家的人,回来的又只有曹爽,难道……”

    他疾速猜测着,想到惊人的真相后,表情变得异常夸张。

    “曹爽是你们宗主?!”

    这句话一出,如晴天霹雳,令所有人身躯一颤,被雷得外焦里嫩。

    自家纨绔少爷外出俩月,便成为师门的宗主,实现惊天逆袭后,却不动声色,悄悄还乡,这特么是什么神仙剧情!

    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曹爽吗?

    他们傻在那里,表情复杂,屋里的气氛极其诡异。

    这时候,家主曹随从座位上站起来,满面春风地道:“你们没猜错,我儿子很争气,确实已成为溪云谷的宗主!不愧是老子的种,没给咱们曹家丢脸!”

    儿子有出息,老子最得意。

    他豪迈说着,言谈之间,流露出浓浓的骄傲之情,对姬真的表现一百个满意。

    别看他现在很淡定,实际上,昨夜听姬真说出原委后,他直接将嘴里的茶水喷了一地,震惊反应比在场众人还夸张。“曹爽”的华丽逆袭,太富有戏剧性了。

    有他亲口证实,这下众人不得不信。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姬真带给他们的惊喜实在太大!

    姬真两世为人,被曹随一口一个“儿子”叫着,觉得吃不少亏,挠头苦笑道:“低调低调,我本来没打算公开身份。今天发生的所有事,还请大家帮忙保密……”

    他并非谦虚客套,而是真的不想装逼。

    如今,他已确定裴子歌是穿越者,而裴子歌还不知道他的底细。敌明我暗,这样的态势对他有利,他可不想把这事传得沸沸扬扬,被裴子歌窥破真相。

    众人不知他的真实想法,都以为他是在客套,交口称赞道:“少主年轻有为,才出门两月,就能继承一派基业,真是前途无量啊!天纵奇才,咱们曹家要登上巅峰了!”

    他们对姬真的称呼,迅速从少爷变成少主。

    事到如今,只要不是傻子,就都能看出,曹家的家业必会交到姬真手里,将他扶上家主之位,这是板上钉钉的事。

    以他为纽带,曹家得到溪云谷鼎力支持,在泽州城的前景也将大好,有望更进一步,踏入最辉煌的时代。

    泽州城要变天了!

    姬真听到不绝于耳的溢美之词,无奈地道:“诸位,咱们能不能冷静一下,先把眼前的事处理完?你们难道就不想知道,我父亲为何会离奇昏迷?”

    反倒是被吹捧上天的他,头脑最为冷静,没有得意忘形,知道当务之急是审判二长老。

    众人连忙称是。

    你牛逼,你说什么都对!

    二长老孤身陷入重围,进退维谷,眼里充满绝望,“曹爽,你是神仙吗?你怎么知道,小翠就是凶手?你怎么知道,蛊虫潜藏在眉心里?”

    他从踌躇满志,到无力回天,只用了短短不到半个时辰。他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在哪里出了问题,会被姬真识破全盘计划。

    姬真拍了拍掌,有人从后堂将小翠拖出来。经过一夜审讯,这个雀斑婢女禁不住拷打,终于将实情和盘托出。

    她脸色雪白,瘫倒在地上,哀求道:“少主,求求你饶我一命,我什么都说!”

    姬真点头,“告诉大家事情的始末。”

    小翠说道:“我被二长老收买,负责监视家主。一个月前,他带我去醉春居,让一名紫袍女子教我下蛊,还送给我一串铃铛。蛊虫平时处于休眠状态,难以被察觉,听见铃铛声,它才会被激活,蚕食家主的神魂……”

    说着,她把手伸进怀里,掏出一串铃铛。

    听到这番话,众人恍然大悟,终于弄清家主离奇昏迷的真相。

    姬真眉关紧锁,并不在乎铃铛,躬身追问道:“你是说,教你下蛊的是名紫袍女子?”

    小翠的供词令他大感意外。

    二姐和黎鸿长老都说过,在大隋境内,不存在精通巫蛊邪术的人。因此,他一直以为,掌握蛊术的是裴子歌,教小翠下蛊的应该也是此人。

    然而,小翠却说,那是一名紫袍女子。

    “难道是裴子歌先教紫袍女子,那女子再教小翠?不对,巫蛊乃古老邪术,往往密不外传,学起来也很费时间,裴子歌没必要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直接教小翠多省事?”

    他想不通,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紫袍女子。

    他沉吟片刻,忽然心意微动,转头看向二长老,“二长老,你今天插翅难逃,还是乖乖招供吧。那紫袍女子是谁,是不是住在醉春居?”

    有一点他想明白了,那紫袍女子恐怕真的存在。

    因为二姐曾说,裴子歌最近一直留宿在醉春居内,迷恋上一个妓女。而他昨夜潜入醉春居,也亲眼看到了裴子歌,那么,紫袍女子可能就是裴子歌的爱恋对象。

    如此,在地点上便严丝合缝。

    二长老闻言,并不屈服,冷笑道:“你不是神通广大么,想知道答案,就去醉春居找她啊!”

    姬真皱眉不语。

    他从二长老眼眸深处,捕捉到了稍闪即逝的杀机。

    那个紫袍女子、那座醉春居,肯定很可怕。

    ………………

    ps:欢迎每天追更的朋友加群,975541458。每天更新后,我会立即在群里通知大家。(不欢迎别的作者)

    另外,本书快连续更新30天了,还没投资本书的朋友尽快搞下,就能得到分红的起点币。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