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亏本还是不亏?

作者:见缝长草
    说实话,李怀一开始根本没敢想要定什么先赚一个亿的小目标。

    就他这性子,如果不是有刘正帮忙,如果不是有程拥军的资金支持,如果不是小妖精的一路陪伴和鼓励,恐怕根本不敢开什么公司。

    或许重生带给他的不仅仅是金钱,更重要的是亲情、友情和爱情,从此人生不再孤单。

    黑暗中,李怀看了看旁边的人,觉得自己,真他娘的幸运。

    黑暗中的后排,也有一个人将目光投向了李怀这里。

    赵涛不是一个专业的影评人,更多的则是出于爱好。

    作为一名理工男,他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收入也还算可以,至少在京城可以养家糊口。

    他关注到李怀是从《武林外传》开始,得知出品人是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后,让他产生了好奇。

    年度畅销小说、《武林外传》、《亮剑》、《暗算》,一次次引领潮流,让他觉得这个年轻人似乎有种超凡的目光。

    然而就在烈日蒸腾的时候,对方突然抛下一切跑向了北美。

    赵涛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莫名有种信心,这位年轻的制片人绝对不会就此沉沦。

    果然,即使是在不同的文化氛围内,也搞出了《邪恶力量》这种火热剧集。

    联手姜纹会做出什么样的电影?

    赵涛万分期待。

    想到这里,他摊开了手中的笔记本,右手拿着圆珠笔,眼睛紧紧盯着屏幕。

    这是他的习惯,觉得电影重要的部分会盲写记在本子上,回家后进行整理写影评。

    电影的开头就是一段京城都市的长镜头,高耸的大楼、拥挤的人流、车辆不断响起的噪音…繁华而又压抑。

    紧接着,姜纹扮演的老蔡和李怀扮演的小林先后登场,种种黑色幽默情节让影院里出现了一些笑声。

    而赵涛却皱了皱眉并没有笑,他注意到了这两个人物所代表的两个符号:中年危机以及成长的迷茫。

    这类反映社会问题的片子其实并不少,赵涛有些失望,至少目前来看,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而后方的观众们也看着有些压抑,因为他们在老蔡和小林的身上,或多或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接重而来的人生困境,想要挣扎却无可适从的迷茫,让人看着莫名有些不爽。

    然而紧接着,情节开始转折。

    离开拥挤的都市,步入空旷的边疆无人区公路,壮丽原始的山脉如同油画般猛然铺满观众的视线。

    就像在封闭的,空气污浊的房间内,突然打开了一扇窗户,广阔的世界跃然眼前,让人心胸开阔。

    如果赵涛看过后来一部叫《白日梦想家》的电影,就会发现李怀借鉴了其中的一些手法,再加上吕乐的长镜头,给观众造成了强烈的心理暗示。

    随后就是边疆那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孤独巡逻的魏大爷、世代从军的塔吉克族、卧冰饮雪的战士、危险的巡逻以及平静面对死亡的白牦牛…

    赵涛被彻底震撼了,他久居京城,一些事情虽然偶尔会从报纸上看到,但当这些与现代都市人格格不入的伟大品质出现在眼前时,还是感觉脑中一片苍白,手中的圆珠笔也忘了记录。

    其他观众们自然不用说,电影院里一种莫名的情绪开始蔓延,有些人的鼻子发酸,而有些人根本止不住流下的眼泪。

    影片在最震撼处戛然而止,在观众们还沉浸在剧情中的时候,谭晶苍远辽阔的声音缓缓响起:

    “无需对白,夜幕已掀开,无关成败,不惧看见未来……”

    趁着观众没有注意,李怀和老姜说了一声后,带着小妖精悄悄离开了影院。

    回到家中后,简单洗漱一番,李怀就躺在床上呼呼进入梦乡,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

    小妖精笑了笑,帮他盖好被子,关灯走出房间,打开电脑登上了《魔兽世界》...

    与此同时,从电影院出来的赵涛也回到了家里,坐在电脑前,一时竟不知该写些什么。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好电影,但姜纹和李怀到底想讲述什么?

    赵涛给自己冲了杯咖啡,闭上眼睛,又回味了一遍电影。

    突然他想起了结尾处伴着鹰笛在长空中飞舞的雄鹰,心中一亮,双手噼里啪啦打起了字……

    ……

    四月底,洛杉矶。

    “行,刘哥,就这样,辛苦你了。”

    李怀微笑着挂断了电话。

    经过差不多一个月的上映,《长空》长空的最终票房是1亿1000万。

    虽说打着姜纹复出第一部作品的旗号,但能获得这样的票房还是令人出乎意料。

    要知道现在院线才刚刚发展,盗版横行,内地观众们普遍有个观点:去电影院看好莱坞大片,或者国产武侠巨制,才对得起掏出的电影票。

    你说你电影拍的好?

    对不起,老子只看特效!

    即使以张国师的名头,去年的《千里走单骑》也仅仅3000万票房。

    《长空》投资差不多5000万,大部分钱全花在了镜头上,拍出的效果跟bbc的纪录片有的一拼。

    再加上良好的口碑,才获得了这样的票房。

    怎么说呢,除去电影发展基金5%,营业税3.3%;院线50-60%,要差不多1亿5000万票房才能收回成本。

    亏本是肯定的,但小亏就很令人高兴,再加上中影分担了一部分,算下来星海只亏了几百万。

    “有钱啊,任性啊…”

    李怀怪笑一声,打开了电脑,观看《长空》的影评。

    有个名为涛声依旧的影评人撰写的影评获得了最多的好评。

    “《长空》可以说是近年来给我感触最深的一部国产电影,影片讲述了电视台的老蔡和小林...”

    “人的一生该怎样度过,从来没有一个标准答案。现在都市给予人的价值体系是建立在金钱之上的。但当这套价值观成为社会的普遍真理后,就会诞生出一系列问题。”

    “成功的人毕竟永远是少数,社会上更多的是老蔡和小林这样普普通通的人,平凡而又卑微,时刻面对着生活的困境。”

    “而《长空》又让我们看到了另一些价值体系,那是信仰、坚守和荣耀。”

    “是要让我们学习这些人吗?”

    “我觉得不是,即使电影最后也没有给出答案。只是将这些伟大、平凡和崇高呈现在面前,让我们知道人生并不只有眼前这些,还有更广阔,更无限的世界。”

    “《长空》带给我最多的是审视和思考,或许有一天,我也会找到正真的自己,就像结尾处的那只雄鹰,翱翔在属于自己的天空中……”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这篇影评,但李怀还是看的呵呵直乐。

    小妖精端了杯咖啡过来,看到他的样子有些无语,“有你这样的么,整天看着影评傻笑。”

    李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我只是觉得,拍这部电影,真的不亏。”
麻将技巧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