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林文学 >> 未知分类 >> 第八十章 满城风雨(书号:231067

第八十章 满城风雨

作者:九天飞流
    杜尘澜想了想,觉得还是得提醒一句。即便布庄已经赔偿了这些主顾的损失,但隐藏在背后的那些人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之前没插手的,见杜氏这次遭了殃,想必也会落井下石。其实此事今日就已经发酵,等今晚一过,必将闹得满城风雨。

    杜氏的声誉,还是不可避免要损失的,且损失会相当惨重。毕竟出了这档子事儿,谁还敢去杜氏买布?

    “的确!若是不早日解决此事,咱们府上的生意必然要受影响,绝不仅仅是布庄。”钱氏叹了一声,即使心中焦急万分,但也只能干着急。

    “母亲也不必过于忧虑,此事还有祖父他们筹谋。儿子就先退下了,还有祖训未抄完。”杜尘澜想起自己还剩下二十遍祖训未完成,不由头大。

    在回去的路上,杜尘澜仔细想着破解之法,他越想越觉得杜氏不能吃哑巴亏。既然注定要闹得满城风雨,那不妨再闹大些。

    摇了摇头,他身份低微,此事还轮不到他来插手。

    次日,杜尘澜才刚刚跑了几圈停下来,便听到了惜秋的声音。

    “少爷,您可知道奴婢刚才打听到什么消息了?”惜秋神色肃穆,语气也十分凝重。

    “你若是想说布匹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杜尘澜笑了笑,朝着屋内走去。得抓紧时间洗漱,他昨晚睡得有些晚,都是叫抄祖训给耽搁的。

    “啊?原来少爷已经知道了?”惜秋一大早就去大厨房领饭食,碰上了之前打探过消息的小姐妹,得了消息立刻回来向杜尘澜禀报。

    “少爷,您说这事儿是不是真的?府中已经传开了,好多下人做事都没了心思。”惜秋有些担心,杜氏家大业大,但这次据说损失不小。若是杜氏倒了,她们这些下人又该何去何从?

    “虽说确有其事,但也没你们想象地这么严重。杜氏传承百年之久,什么风浪没经历过?再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破船还有三斤钉呢!”

    杜尘澜笑了笑,那些下人最是喜欢嚼舌头,什么样的话到了他们嘴里,都变了样。再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得越来越离谱。

    未免搞得人心惶惶,杜尘澜自然要劝告几句,给她们吃个定心丸。

    惜秋见杜尘澜笑得如此轻松,心中终于稍定。她就知道,杜氏哪儿这么容易就败落了?

    “待会儿你去打听打听,看看父亲昨儿什么时候回来的?府上的动向如何?”杜尘澜交代完后,就进了洗漱间。

    等杜尘澜用过早饭,拿上书箱准备去私塾的时候,迎头碰上了鹤云居的二管事。

    “原来是许管事!”杜尘澜心中叹了一声,该来的还是会来。

    “小人总算是赶上了,五少爷!怕是得耽误您一会儿功夫,老太爷有请!”许管事紧赶慢赶,终于成功在杜尘澜出府前,将人截住。

    “有劳许管事!”杜尘澜微微一笑,将书箱递给了身旁的洗月。

    见杜尘澜毫不意外,许管事也没再多费口舌,立刻身旁带路。

    既然老太爷派人来请,那就说明父亲已经将此事与老太爷禀告了。

    “许管事,不知大伯和二伯可在鹤云居?”杜尘澜试探地问道。

    “大爷昨儿晚上就在外头奔波,今儿还未回府,二爷和四少爷已经在鹤云居书房候着了。”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大爷自然得想法子,他已经带上银票去了知府大人处。

    杜尘澜挑了挑眉,这么大的事,竟然也要杜海州旁听?

    “私塾鞠夫子那儿,还请许管事派人去知会一声,以免鞠夫子误会。”杜尘澜想到了鞠柏鸣这个小人,觉得还是交代一声得好。

    “自然是要的,您放心,小人已经派人去了私塾!”许管事连连点头,他也知道鞠夫子有些看不惯五少爷。

    之后许管事心事重重,便也没注意自己的步伐,步子迈得飞快。可怜杜尘澜腿短,开始还小跑着跟上,后面索性也不再追了,反正他认识去鹤云居的路。

    一路紧赶慢赶,许管事终于在到达鹤云居的时候,想起了杜尘澜。他连忙回头看,只见杜尘澜正不慌不忙地向鹤云居走来。

    他有些无语,这位五少爷好似不知焦急为何物。

    杜尘澜一跨进书房,便看到了佝偻着腰背,瘫坐在地的杜淳岷。他没有细看,垂首上前行礼。

    “见过祖父!二伯父!四哥!”

    杜尘澜最后将视线放在了杜淳枫身上,“父亲!”

    他就知道父亲是瞒不过祖父的,唉!父亲还是太老实。

    杜淳枫望向杜尘澜的目光中露出几分无奈,不过澜哥儿既然有想法,那直接与父亲说更为恰当,或许还能帮助杜氏度过眼前的难关。

    “小五!”杜海州的目光投向了杜尘澜,他不知祖父为何要叫了小五过来,难不成祖父和大伯都解决不了的事儿,小五能有法子?简直是无稽之谈。

    他承认,这次回来见到的杜尘澜的确不一样了。但杜尘澜还才八岁,祖父对他是否太过重视了?

    “对于布匹瑕疵一事,你有何看法?”杜高鹤单刀直入,直接问了出来。

    他此刻哪里还有心情与杜尘澜周旋?杜氏已经危在旦夕,还不知能不能挺过这次难关。不管用什么法子,他都不能让杜氏毁在他手上。

    “回祖父!不知今日府城可有流言传出?”杜尘澜知道杜高鹤心急,也没再兜圈子。

    杜高鹤揉了揉眉间,只觉得头痛难当。他狠狠瞪了一眼老二,心中暗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不止是布庄,就连其他铺子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之前买了布匹的人,不管有没有瑕疵,都要求退银子。你大伯已经赶去处理,只一人分身乏术,焦头烂额,到处奔波,可惜咱们府上竟无可用之人!”

    杜高鹤将目光从杜淳枫和杜淳岷身上滑过,这两个儿子,一个没老大沉稳,却好大喜功。另一个老实木讷,畏畏缩缩,他还能指望他们什么?
麻将技巧口诀